從耳朵流出來

來澳門演講,乘機嚐美食。

侯先生參加過幾次我的旅行團,成為好友,他問我要吃些甚麼?兩個人難叫東西,我建議去吃麵。接著我們一共去了三家麵檔,灌了些啤酒,這就是我的所謂大吃大喝了,其實我這個人的要求並不高。

第一間在福隆新街,是典型的遊客區,各類土產店林立,擠在著名的「鉅記手信」旁邊的「祥記」是我最愛去的。一到澳門沒去朝聖,像少了些甚麼。走進小店裏,第一件事就是叫一碟蝦子撈麵,老闆下蝦子毫不手軟,麵團上撒滿了一層,淋了黑漆漆的醬油,那麼簡單的一碟東西,比甚麼山珍野味還好吃。

多年前在《壹週刊》的「未能食素」專欄介紹過這家人,當今文字還被貼在牆上,重讀自己的文章,發現從前的寫得比現在好。

走過幾步,就是甜品老舖「杏香園」,地方很小,賣的東西高檔,下午兩點半才開始營業,由幾位家庭主婦細心炮製各類古老粵式甜品。我貪心,要了一大碗「椰漿雪糕西米露涼粉紅豆冰」,精彩絕倫,這家人還賣糉子,一下就是四粒巨大的江瑤柱。

飽飽,再去三盞燈,在平民住宅區中,麵舖雲集。著名的豬腦麵上次試過,最近雜誌推薦蝦麵,又在前一個晚上看到鳳凰電視竇文濤介紹檳城的節目中出現過,即刻走去嚐嚐,一共叫了蝦麵、叻沙和咖喱鷄麵三碗。還不錯,略嫌已經本地化,沒有我小時吃的刺激。

走過對面,有家叫「咖喱妹」的麵檔,名副其實有位小姐拿了乾撈麵,細心在鍋中選出牛腩,拌上咖喱汁後上桌。入口,咖喱勁道十足,也沒有一般澳門咖喱下太多甘草的毛病,的確好吃。乾撈麵是用碗上桌的,一碗不夠,再來,吃得麵條快從耳朵流出來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