抽象畫

「水鄉居」主人忠師傅笑臉相迎,忠師傅原姓劉,但大家一直忠師傅忠師傅那麼叫他,他也不介意。

忠師傅已好久沒有親自下廚,說今兒做的老火湯和幾樣古老餸一定要自己做,我已等不及,大叫先吃年糕。

原來年糕早在過年前已賣完。侯先生聽說我要試,即叫他們做。忠師傅率領手下,漏夜為了我們蒸幾鼎出來。

新鮮的年糕,就那麼切出來吃也行,忠師傅另外上一碟用鷄蛋煎的。吃進口,第一感覺就是很有彈性,但不黐牙。第二,甜度剛好,沒有甚麼新派的減糖噱頭,年糕就是要吃甜的,怕糖的不如吃蘿蔔糕。第三,蔗糖的味道極為清香,真是人間美味。

我對甜東西一向興趣不大,也吃了五大片。過去試過的年糕也沒甚麼好印象,和忠師傅做的一比,完全不同,也是多吃幾塊的原因。店裏也做蘿蔔糕和芋頭糕,同樣超水準。

「現在的人,哪裏吃得了那麼大的一塊年糕?」有些人問。

水鄉居也做小盒送禮型的年糕,我有不同的看法,我認為年糕這種東西,除了味道,還要有氣勢,還是大的好。

「能放多久呢?」我問。

忠師傅回答:「不雪藏的話,可以擺個兩星期以上。新鮮時不必煎,用手撕來吃。」我記得我小時也是用手撕的。

「放冰箱呢?」我問。

「兩三個月也沒問題。」忠師傅說。

有些人買了年糕,也不一定吃的,陳設在廳中,等它發霉,愈發愈好,是意頭。看到徐勝鶴兄桌頭的那個大年糕,發霉發得又像一塊芝士,又像一幅抽象畫。霉菌的天然顏色,不是一般畫家能夠勾得出來的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