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在那裏

從前大家都說「吃在廣州」,後來,變成了「吃在香港」。

近年來香港經濟不景,香港的食肆都在鬥便宜,甚麼一塊錢一隻鷄的騙局也搬出來,有些店還賣三十塊一碗翅,問你敢不敢去吃?但還是有人上當。

自助餐的興起,更代表大家口袋裏沒有錢。茶餐廳一條街五六家,也是同樣道理,哪一家便宜一塊,就去哪裏。

最近常去廣州,因為還能找到一些讓我驚喜的食物。去了不少高檔食肆,佈置上服務上,都令香港人看得哇哇大叫。

在香港開店,一萬呎已經不得了,廣州開的也是一萬,但是是一萬米,十萬呎左右。

在西關的街邊小吃,像「銀記腸粉」、「南倍雙皮奶」、「歐成記雲吞麵」,都集小在有冷氣的餐廳裏,已經不是大排檔。

「廣州酒家」、「蓮香樓」、「泮溪」和「大同」等等,已不像是國營,各自豪華裝修,搶客人去。做的菜也很精美。

像「東北人」也開了很多家分店,從前不能接受的外江佬菜,現在也在廣州大行其道。日本拉麵也開了很多家。

「凱悅酒家」和「新荔枝灣酒家」走鮑參翅肚燕窩路線,廳房一開就是幾十間。客人擠得滿滿地,消費力極強。

其他潮州菜、上海菜和四川菜都很流行,要吃甚麼有甚麼。

但是真正已經回到「吃在廣州」了嗎?也不一定。

廣州還是缺乏「Gaddi’s」,[Hugo’s」和[Amigo’s」等一流的西餐廳,泰國菜也做不了九龍城那麼精彩。意大利菜的「Sabatini」、「Nicholini」等等也找不到,別說高級日本菜了。

到底香港還是一個開放的國際都市,這一點,廣州是趕不上的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