直通車

這一年來和廣州結下不了緣,往返次數比預期多,最初只是帶帶大食團,後來竟被當地電視台邀請上節目,忙個不亦樂乎。

徐勝鶴兄和我都是乘直通車來回,經理人和藝員,相依為命。

最大問題出在我不能坐倒車,勝鶴兄卻不介意,但每次我坐到倒車位,就一直抱怨:「為甚麼不能像歐美的火車,買票時畫好位置?」

從前沒有電腦,售票處像填鴨一樣,一個位一個位賣,塞滿了一卡車,賣下一卡車,簡單了當。賣不完的空著就由它空著,管你娘親是誰?

當今電腦已普遍使用,其實客人指定一個位置,並非難事,就像畫飛機位一樣要求好了,靠窗或走廊?一目了然,為何刁難乘客?

「把倒車的座位相反旋轉,不就行嗎?」日本朋友問。

不,不。穗港直通車的座位,不能像子彈車一樣把腳掣一踏,就能一百八十度改換方向,它是釘死在鐵板上,動也不動的。

「唉,」歐洲朋友聽了說:「把座位椅背一拉,睡個大覺,一下子就到。」

不,不。直通車的椅背也是不能動的,旅遊巴士也有的設備,直通車沒有,不管是頭等或二等。

從紅磡車站入閘,裏面有家免稅店和一間雜貨店。前者賣煙酒,後者糖果餅乾,所選之貨物普通得像不想做生意似地,還有個小餐飲部,賣三文治和即食麵,也引不起食慾。

一個多兩小時的車程終於捱過,抵達廣州。我們去得多,已產生旅行的智慧,停車之前,從其他車廂提著行李一輛一輛地走到第一卡,它最靠近出口,下次各位乘直通車,趕時間的話最好用這個方法,不然你被擠在後面,過廣州海關時又遇旅行團的話,至少慢其他人半小時,到時別嘆說,不聽老人言,吃虧在眼前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