驢香

這次陪同我們全行的,是香港的山東旅遊有限公司董事魏華克和他的助手葉文。葉小姐很能幹,整天笑嘻嘻地說:行、行、好、好、對、對,從沒聽過她說一個「不」字。

華克兄是濰坊人,知道我喜歡吃老土東西,請友人帶了一罐濰坊蟹醬給我嚐嚐。

把花蟹拍碎,撒鹽醃製,又加大量蔥段和蒜頭,又鹹又香又刺激,印象深刻。

為了朋友,兩脇插刀,是山東人的本色。華克兄一講到要甚麼,他的友人即刻送到。要桃子有桃子、西瓜有西瓜,又送上濰坊最著名的蘿蔔,是綠顏色的,有點像我們拿來煲青紅蘿蔔湯的那種,但是又長又粗,蘿蔔味十足,那層皮拿來醃製,更是美味。

到濰坊的另一個目的,是吃著名的「朝天鍋」。一張圓桌,中間穿一個洞,擺進一個其大無比的鍋。圓桌有一缺口,讓大師傅擠了進去,從鍋中取出食物分給客人。

內容應有盡有,以豬為主。各個不同部位的肉齊全。之外還有豬大腸、豬肚、豬口條(即是豬脷)、豬心、豬肺等。

朝天鍋的湯汁不變,加肉去煮,吃完再加,永不熄火。聽說文革時候,為了保存這種百年老湯,還把它裝進甕裏埋在地下,等禍害過去,再挖出來煮。這當然是傳說而已,當今的鍋每次吃完洗個乾乾淨淨,請各位放心。

從前是趕馬的車伕吃的。冬天大家擠在一起吃,氣氛一定好得不得了。小時常聽爸爸說有這麼一個大鍋,都笑他撒謊,當今看了,笑自己的無知。

全驢宴也在濰坊做得好。整隻驢子的種種烹調,嘆為觀止。驢肉很香,沒吃過的人我很難解釋給你聽是怎麼一個香味。

驢子又蠢又固執,吃牠的肉時想起你的無能上司,就知道有多香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