鑽石晚餐

每次從台灣回香港,總帶當地食物回家。

當天買的東西,當晚吃,最過癮。好像「老天祿」的鴨舌頭,隔一天雖然還是新鮮,但感覺上已經沒那麼好吃了。

在士林菜市場買的貢丸,滾熟後和新竹米粉一齊吃,也是樂事。香港人還不會吃真正的貢丸,以為加了冬菇那種就叫貢丸,其實這是最難吃的。真正的貢丸,是一百巴仙的豬肉製成,功夫在於彈性十足,掉在地上還會反彈上桌的,才是最高境界。

蒸肝最為美味,台灣人吃內臟吃得出神入化。用注射的針筒把醬油膏打進生的豬肝之中,再蒸之,待冷卻後切片上桌,又香又甜又粉,是豬肝烹調技巧中最高明的了。

入冬之後的小卷最肥,又充滿了膏。有大小兩類,所謂小卷,即是小型的魷魚,我們用來做吊桶的那種,大的用鹽醃漬過後蒸熟,切成一片片上桌,體內的膏,即是魷魚的精子,呈半透明狀,非常香甜,就那麼凍吃,一點也不腥,甚麼料醬都不用點。

至於小型的小卷,一顆九米厘麥南子彈般大,也是用鹽醃漬,不過鹽分下得比大小卷多,生吃固佳,但最好是在平鑊上用油和蒜頭爆它一爆,煎時已發出不可抗拒的香味,一口吃一隻,面全是膏,差點把魷魚體中那條軟骨都吞進肚中,一點不誇張。

不可缺少的是蔬菜,哪有好過代表台灣的A菜呢?A菜其實是香港人叫出來的,閩南語中的A字,是鴨仔的意思,從前鴨吃的賤菜,現在已成上品。世界各地都產A菜,但只有台灣的最香,用蒜茸來炒,百食不厭。

甜品吃林霧。這種水果南洋也盛產,但品種絕對沒有台灣改良的那麼好吃,最好的叫黑珍珠,賣得很貴,十幾二十塊港幣一顆。更貴的五十港幣,已不叫珍珠,叫黑鑽石了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