午夜飛行

趕去新加坡,做一個公開講座,因為丁雄泉先生來香港開畫展,想多一點時間陪他,只有以最短的時間內來回。

本來可以逗留幾小時就走,但講座訂在夜晚八點舉行,之前又約好了律師,需上午開會,一早一晚,當天返港,是不可能的事。

竟然給我發現了有一班午夜的飛機,和丁先生慢慢地享受一頓豐富的晚餐之後,回家收拾行李,乘國泰午夜三點鐘的航機,於清晨六點半抵達新加坡,吃肉骨茶,剛好是母親起身的時間,敘一敘,再去律師樓。

原來國泰的這班機是運貨物兼載客人的,一到赤鱲角才發現一共有三班,另外的在同時段中飛台北和大阪。

空溜溜的機場,所有商店都關了門,寥寥幾個客人和半夜搭棚的工人之外,整座那麼大的建築物中空空蕩蕩,很適合做為鬼故事的情景,我又想到了一個題材。

候機室二樓不開,只剩下底層,吸煙的酒吧本來關閉,清潔的老太太向我招招手:「就讓你抽一根吧。」

時間到了,並不由閘口登機,要乘巴士到貨物區,遠得很,更感到機場之巨大,一排排的載貨機停泊在那裏,在航空公司的招牌後面加了貨物二字。

只有商務和經濟兩種客艙,乘機人少,打橫著睡也行,其他服務如常,電影也有好幾部選擇,吃了蝦餃燒賣和糯米鷄當消夜,倒頭昏昏入眠,一下子就到了新加坡。

這種班機最適合夜鬼,我想到以後緝織的旅行團可以利用,飛日本的話在機中睡三個多小時,由機場到市中心途中又能賺回一個鐘的睡眠,第二天大吃特吃,非常過癮。

任何新經驗都是好經驗,即使不趕,我今後也會考慮午夜飛行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