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報

從阿姆斯特丹直飛香港,只需十個半小時,地球逆方向轉,比去的時候的順方向,少了二個鐘左右。

阿姆斯特丹的史及保機場花樣最多,除各種商店之外還有小型賭場。入了閘,找到一家專門賣燒烤的餐廳,他們的牛肉羊肉都不行,但印尼菜做得特別惹味,配上一碗白飯,比甚麼麵包都好吃,等待航機起飛之前,吃一餐是消磨時間的最高明的辦法,歐洲人的服務都是那麼慢嘛。

當地兩點多飛的,預定抵達時間是翌日的早上八點,其中有六小時時差。這種白晝飛行最欺人,時間搞亂,不知夜晚何至?所以一上飛機即刻要生活在目的地時間,才能調整。

我一坐下就把窗口關上。吃晚飯,看一部電影,剛好是香港的半夜十二點,倒頭即睡,也可以足足入眠八小時。

歐洲的機場廚房沒有中國餐供應,我吃了點魚子醬,生火腿和蜜瓜,再來一碗麵,已夠飽,再灌三杯烈酒猶佳。

麵的配料不錯,有帶子和鷄肉,但是麵條素質奇差,吃起來如嚼草繩;煮得太熟,又似漿糊。其實同樣是即食麵品種,可採取日本麵條,北海道的「時計台」麵檔供應給全日空的拉麵,絕對爽脆彈牙,成本雖貴一點,但減少帶子,只用點叉燒也符合預算。抵港之前供應的早餐我已不想吃了,一直睡到赤鱲角。

回到香港真好,驅車直入九龍城街市三樓的熟食中心,先去二樓的燒臘檔斬了燒肉、叉燒、豬脷、鵝腸等。坐下之後要了一杯齋紅茶,後面檔來一碟炸兩腸粉、一碗艇仔粥。麵檔中要牛腩撈麵、豬手撈麵、一碟菜心油菜,還貪心地點了一碗淨丸,有牛肉、牛筋和魚蛋合併。遠航真辛苦,沒有這些地道食物回報,好像對不起自己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