米蘭之行

從阿姆斯特丹飛米蘭,乘荷蘭航空公司沒有頭等。商務位和經濟位都是一邊坐三人,一邊坐二人的。一前一後之分罷了,座位同樣狹小,實在搵笨。

我乘的是夜航機,八點鐘起飛,九點多抵達,去阿姆斯特丹時不看護照,進入米蘭也沒有海關,歐洲聯盟除了它們的貨幣不行之外,好處多多。

機場離市區有四十五公里,其他歐洲都市都近,比較起來,覺得很遙遠。

在機上昏昏睡去,沒吃東西,下榻旅館之後即刻走到對面的一間小館吃意大利餐。街頭餐館,吃的絕對比荷蘭餐廳精彩。

通常冷盤是自助式的,擺著十多種選擇,少不了龐馬生火腿、香腸、燒烤洋蔥、多骨頭的小鹹魚、番茄乾、像豆腐一般無味的軟芝士、大量的茄子等等等等。

所謂的自助,並非讓你吃個飽,一個碟子任你裝滿就是。第二次去拿,又要加錢,是意大利餐館的規矩,大多數冷盤都來得特鹹,也不宜吃太多。

另外要了三樣意大利最著名的米麥前餐:意大利粉、薄餅和野米飯。

米蘭式野米飯,半生熟地煮得黃澄澄,甚麼料都不加。黃色來自蛋黃,用很多橄欖油和芝士煮成,比不上香腸飯或野菌飯那麼好吃。

肉食來一客Ossobuco,這一道菜最適合我們胃口,是將牛肉燜得軟熟,中間有一大管骨頭,吃完肉吸它的骨髓。

那麼多東西怎麼吃得下?有辦法。那就是請侍者來杯土炮Grappa,這種意大利白酒從前是用葡萄皮和枝幹釀成,生活水準提高之後,只採名品種葡萄的皮,肉棄之。酒精度不遜俄國伏特加。三杯下肚,整個人歡樂起來,多少東西,都能裝入肚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