充實

從窗口望出,下面一片銀海,看得清清楚楚,這個都市空氣污染並不嚴重,政府鼓勵人民用腳踏車,減少汽車的廢氣。

天剛亮,飛機降落阿姆斯特丹機場。

行李多的話,可叫巨型的士,貴不了多少,一般的轎車的士,用的都是最新型的賓士車,像向驕傲的香港賓士車主摑了一巴掌。

從機場到市中心旅館,只消十幾二十分鐘,車租不到一百港幣,比赤鱲角近得多。

下榻的希爾頓是間老酒店,幾十年前約翰連儂和大野洋子在這裏拍了脫光衣服的牀上照片,從此名聲大噪。

住這間旅館當然並非是披頭四迷,它離丁雄泉光生的畫室,徒步十分鐘。

太早,房間還空不出,又在旅館的意大利餐廳Roberto吃個自助餐早飯,從昨晚到現在,好像吃個不停。這次的旅行,可能增加數公斤體重。

放下行李,出外散步,早上的空氣是那麼新鮮,這是離開了亞洲每次都感到的情形,我們住的地方又熱又潮濕,一到外地就覺得特別乾爽。人們的表情也沒拉得緊緊那麼暴戾。

好了等到十點半,致電丁先生,他表示隨時歡迎。

走出酒店,經過一條小橋,就看到那棵大樹。倒影在河中,變成兩棵。

「你看,這棵樹的樹幹有多粗!支撐住至少一百萬張葉子。」丁先生說過。

現在十月,溫度在十度到十七八度之間,雖說秋天,已覺初冬。大樹的葉子剝脫,沒上次看到那麼茂盛,有點垂垂老矣的姿態,但一到明年春天,又活躍起來,人老樹不老。欣賞樹木,多屬晚年事,若能從年輕開始,也許二者都活得充實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