飲食節目問答

MEILO SO插圖

和小朋友聊天。

問:「聽說你最近有做新的飲食節目念頭,會有甚麼內容呢?」

答:「主要的是保存瀕臨絕種的美食,盡量重現一些古時候的菜譜。還有讓觀眾知道,平凡的食材,也能做出精彩的菜。」

問:「只講中國菜嗎?」

答:「也不是。像旅行,一生總要過,看別人是怎樣過,把節目做成味覺的旅行,同樣食材,別人是怎麼做出來的,讓大家參考。」

問:「舉個例子吧。」

答:「比方說,你到一家好的外國餐廳,如果麵包不是自己烤的,那麼這家餐廳好極有限,中國食肆最不重視白飯了,為甚麼不能像外國的一樣,把一碗基本的飯炊得好一點呢?從白飯延伸,做出粥來,各種不同的粥,也用米,磨成漿,烹調出各種吃法,像腸粉等等。」

問:「那也可以做不同的炒飯了?」

答:「這當然。」

問:「要不要比賽呢?」

答:「何必,大家切磋,多好!」

問:「還有甚麼可以添加的?」

答:「我想加多一個餐桌上的禮儀的環節。」

問:「不會悶嗎?」

答:「不說教就不悶。而且是我們很需要的一課,像吃飯時搶着夾菜,就不應該,我們還有很多人會把菜東翻西翻,也不對。」

問:「這不是很基本的嗎?」

答:「是基本,但不懂的人還是很多,需要提醒。我們很幸運,有父母指引,但現在大家都忙,也許忽略了。像吃飯時發出啅啅的聲音來,也不雅。」

問:「現在很多人都是這樣吃的呀,成為習慣,大家都啅啅聲,也就接受了,沒甚麼不對呀。」

答:「朋友一起,家人一起,怎麼吃都行,但是出不了大場面。在外國旅行,總有一些國際上的基本禮儀要遵守,否則人家看了雖然不出聲,但心中看不起你,我們何必做這種被人看不起的事?」

問:「這是因為你年紀大了,看不慣年輕人的反叛。」

答:「對。我們年輕時也反叛過,不愛遵守固有的道德觀,父母看不慣。但這不是反叛不反叛的問題,是做人做得優不優雅的問題,是永恒的。」

問:「還有甚麼環節?」

答:「很多,像食物的來源,和人生的關係。」

問:「舉個例子。」

答:「像東方吃白米長大的,和西方吃麵包長大,在身體上有甚麼不同。發育也完全不一樣,東方的孩子,送到西方去,也比較高大呀,這是明顯的例子。」

問:「那要研究營養學了?」

答:「這讓學者去討論,到底是電視,很實際地需要收視,必須有娛樂性才行。如果太多篇幅去談藥膳之類的,就太過枯燥了。」

問:「那麼講不講素食呢?」

答:「當然得涉及,講的是真正的素食,不是把素食變成甚麼齋叉燒,甚麼齋燒鵝。這麼一來,心中吃肉,也等於吃肉了。不是真正的素。」

問:「可以做些甚麼素呢?」

答:「在食材上去做功夫,像有種海藻叫海葡萄,就那麼用醋和糖來醃製一下,就是一道美食。」

問:「叫大師傅來做?」

答:「也要請他們示範。不過家庭主婦的手藝也不能忽略。她們的菜,做給子女吃,一定用心。用心做的,是餐廳大師傅缺少的。有時候,她們在很短的時間內,也可以做出一桌菜來,應付丈夫臨時請來的客人。真是有這些臥虎藏龍的廚娘,都要一一發掘。」

問:「有沒有減肥餐呢?」

答:「沒有。」

問:「怎麼答得那麼絕。」

答:「最有效的減肥餐,就是不吃,不吃就不肥。倪匡兄說過:『納粹集中營裡面,哪會有胖子?』別作夢了。」

問:「那麼講不講人與食物的親情?」

答:「飲食節目是應該歡樂的,太多擠眼淚的情節,還是留給《舌尖上的中國》去做吧。」

問:「外國拍的飲食節目,有甚麼可以借鏡的?」

答:「我都不想重複他們的內容,精神上可以抄襲,像他們的一個小時之內做出多種菜來,就有那種壓迫感,也許我會請一些專業廚師,或一些生手,在二十分鐘之內做出幾道菜來。」

問:「做得到嗎?」

答:「中國的煮炒,都是在很短的時間內完成,像《鐵人的料理》那種節目,如果讓一個巧手的廚師去做,一個小時裡面,做出一桌菜來,不是難事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