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ILO SO插圖

從小,我就沒喝過由水龍頭流出來的水。

首先,是蓄水池的水不夠乾淨;再者,喉管老化生銹,流出黃泥顏色的水來。記得奶媽要縫一小布袋,綁在喉口,一兩星期後變色,馬上得換新的。

就算過濾,大人也不讓我們喝,一定要煲過,等水涼後裝入玻璃瓶中,再用個杯蓋之。玻璃瓶用久了,底部的沉澱物愈來愈多,有時還會長出些幼毛來,當今想起十分恐怖,但當年大人說不要緊的。

這種情形之下的水哪裡講得上好喝,口渴了不是喝可樂,就學爸爸飲功夫茶。家父對沏茶水的要求是極高的,一大早就要叫我們四個兒女到花園中採集露水,忙個半天,也收不到一杯半瓶。

一直不知清水的味道,直到去了日本,小公寓房中連雪櫃也沒買,一開水喉,流出來的水是冰涼的,清澈無比,喝出帶甜的味道來。

這是甚麼水?問人,地下水呀,回答道。

地下水,原來是大地上的水滲透到地底,經沙石和火山岩過濾,蓄在地下的一個空間,人們再放一條管下去把水抽出來,就是地下水,如果附近有火山加熱,那麼噴出來的,就是溫泉了。

當年還不知道浪費,買了水果就放在水龍頭下沖,沖久了蘋果葡萄都變得冰涼,更好吃,大家都那麼做,就不知道節省用水了。半世紀下來,東京的地下水被抽光了,大家只有買瓶裝水來喝。

在香港定居後,最早買的是嶗山礦泉水,有鹹的也有淡的,這廣告詞句,相信很多老香港會記得。一箱箱地買,由裕華百貨送來。為甚麼知道嶗山水好喝?大醉之後,醒來,喝口煮沸過放涼的水,和喝一口礦泉水,就明白前者一點味道也沒有,而後者是甘甜的。

大地的水已受污染,從此和礦泉水結下不盡的緣,走到哪裡,都要買來喝之。而瓶裝的所謂蒸餾水呢?最討厭了,不但毫無味道,況且甚麼物質都被蒸餾濾光,拿來澆花,花也會死去的。

嶗山礦泉大概也被抽得乾枯了,產品很難買得到,用甚麼代替呢,只有隨處都能購入的EVIAN了,它的確潤滑帶有甜味,和其他礦泉水一比,即刻喝出分別,像同樣是法國產的VOLVIC,就平淡得多,也喝不出甜味。

在外國旅行時,西餐膩而生厭,只有喝有汽的礦泉水來解悶,喝得最貴的是法國PERRIER,被美國加州人捧為水中之香檳,好喝嗎?一點也不好喝,尤其是加了檸檬味的,各位不信,可與嶗山的有汽礦泉水一比,就知輸贏。

說到有汽礦泉水,首選還是意大利的SAN PELLEGRINO,它讓客人一喝就有滿足感,是別的有汽礦泉水中找不到的。去到法國餐廳,叫一瓶有汽的水,擺架子而無實際的會給你 PERRIER。但真正好的餐廳,對意大利的還是俯首稱臣,一定會給你SAN PELLEGRINO,你走進一間法國餐廳,看他給你這一瓶,就是信心的保證了。

在歐洲的食肆一叫水,侍者即會問CON GAS、SIN GAS?那就是有汽和無汽之分。如果不想混淆,沒有汽的叫SPRING WATER,有汽的叫SPARKLING好了,就不會弄錯。

在亞洲喝礦泉水,除了日本,都不十分可靠,有的還用自來水來裝扮的呢,我勸諸君,還是喝啤酒穩當,要不就來瓶可樂吧。

日本是例外,政府的檢測嚴格,絕對不允許商家亂來,各種礦泉水都有一定的水準,至於哪種最好?我有一群專門研究喝茶的朋友,試過幾乎所有的瓶裝礦泉水,都一致認為北海道的「秘水」是天下第一。

當今韓國飲食崛起,市面出現了不少優質的礦泉水,如韓國蔚山廣域市蔚洙郡的思帕光,韓國深海的舒爾海洋深層水等等,試過了,對不起,雖然我是韓國大粉絲,也不覺得有甚麼特別。

反而是很容易買到的斐濟維提島的FIJI好喝,天涯海角的產品,沒有受到太多的污染,信得過。

友人住加拿大,說冰川的礦泉水大把,又是幾億年的冰塊融解的等等,問說有沒有興趣做代理?有不斷的貨源可以供應,我即刻搖頭拒絕。

要知道,生產一種礦泉水的資本是龐大的,不是水值不值錢的問題,是需要一大商業機構來大力推廣,所花的廣告費是驚人的,一旦可以進入市場,又受資金被壓住的風險,有很多百貨公司會大量地取貨,但交不出錢來。

喝威士忌,如果不是單一麥芽的,混合威士忌是可以加冰摻水的,那更要一瓶好礦泉水了,不然浪費掉整瓶酒了。就算是單一麥芽的佳釀,也可以滴一兩滴佳泉進去,讓氣味打開,賣威士忌的地方會給你一個吸管,像小時喝藥水的那種,把一頭的橡皮球一按,就能吸出幾滴來,甚是好玩。

活在當下,甚麼都可以省,水不能省吧?趁還能在地下挖出乾淨的水,多花一點錢,買瓶信得過的水吧!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