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極光!

MEILO SO插圖

香港人真會旅行,先是星馬泰,接着到日本韓國,再去歐洲,美國也打個轉,加拿大不當玩而去移民。古蹟一個個走,長城不算,近去吳哥窟,遠至金字塔,連甚麼馬丘比丘也發掘了,愈來愈刁鑽。

當今最熱門的,是去看北極光。

之前從雜誌的照片、電視的旅遊節目中不斷出現,那一整片又綠又藍的天幕,不斷變動,是多麼地攝人心魄,非親身觀賞一下不可!

怎麼去,我們這次是乘友人的私人飛機,在烏魯木齊停一個晚上,吃吃烤全羊,再到HELSINKI加油後直飛冰島。

從窗口望去,一片雪地,進入一個白茫茫的世界。在REYKJAVIK着陸,所謂首都,也不過是一個小鎮,頗有聖誕老人故鄉的感覺,一間間彩色的小屋,像個玩具城,我們不住西方人信任的希爾頓,在鎮中一間很舒適的四星小旅店下榻,晚上就在附近的一間食家們推薦的餐廳糊裡糊塗吃一頓,來到這裡,美食不是主要的目的。

第二天就搬到一家專門為了看北極光而設的酒店,周圍除了雪,甚麼都沒有。木造的建築,簡陋得很,已算是全國最貴最好的了,為了看北極光,皇親國戚都住到這裡來,身上帶的,全是最高級的攝影器材。

當今我旅行,已以最輕便為主,拍照片全靠那個iPhone,知道來到這裡是不管用的,先打聽一下,有甚麼光圈最大的傻瓜機,結果是個哈蘇的STELLAR,相比別人的,有點寒酸,但我也不在意。

放下行李,到旅館的酒吧走走,我們這三天的活動範圍都在這裡,喝喝酒,吃吃東西。冰島最好的啤酒牌子是GULL,多喝無益,還是抱着自己帶去的威士忌狂飲。

大堂擺了一隻北極熊的標本,比我高出兩三個頭來,被戴上了個聖誕老人帽,樣子不兇惡了。除此之外,有個桌球室,就沒甚麼設施,還是躲進餐廳去。

在冰島最好吃的還是羊肉,不受污染,鮮甜軟熟,但千萬要吩咐是RARE,一過火就老得像咬柴,奇特一點的是PUFFIN野鳥肉,沒甚麼個性,也不及鴿子的美味。

酒店經理走進來宣布:「今晚的天氣清晰,看到北極光的可能性極高,各位好好休息,一出現我們即刻通知大家。」

早上去了看冰川,又見噴泉,還有利用火山熱氣的發電廠,有點疲倦,又喝了酒,半夜也聽不到甚麼的消息,就睡到天亮。

「沒那麼好彩的。」友人說:「上次我們去芬蘭看,那邊的酒店很好,有個天窗,可以睡着看,但睡了三晚,也沒看到。」

第二晚,不喝酒了,早點回房,到了半夜,果然有報告:「出現了,出現了!」

興奮到極點,誰說很難得?我們只等了一個晚上就能看到,運氣真好!趕緊起身穿衣服,這次有備而來,在大阪的「西川」買了一件VICUNA的底衫底褲,比甚麼羽絨還管用,手忙腳亂地穿上。

打開落地窗走出陽台,哪裡有甚麼北極光?

看了老半天,原來遠處的天邊有些白白的光線,只聽到其他住客的相機噼噼啪啪地按着快門的聲音,大家捧着笨重的三腳架亂拍一通。

一下子,那還小小的白光也消失了,哦唔,像一下子陽痿,只聽到眾人媽媽聲的粗口,我沒那麼好氣,脫了衣服回床睡覺。

今晚,也是最後的一個機會了,全球暖化,北極光也許再也不出現了呢?

「很有可能!很有可能!」酒店經理又宣布:「今晚又沒有月亮,各位都知道,月圓的晚上北極光是不會出現,請各位耐心等待!」

唉,乾脆不睡了,一面喝酒一面和你拼個老命!

一片歡呼聲!有了上一次的經驗,這次已把穿衣服的次序搞清楚,從容地一件件披上,走出去看。

天上,像黎明一樣發光,左一片、右一片的白光飄來飄去,北極光大放光明。

但是,哪來的綠色?哪來的藍色?不過是一片白的。也用了我的傻瓜機拍下,翻看剛才的白光,才看到藍色。原來,北極的藍光,肉眼是看不到的,要經過鏡頭的折射,才有變化。

一切,是騙人的!

可是經過那山長水遠,花那麼多的氣力去看,回來後當然不會告訴你:原來北極光是白色的!大家都說美不勝收,人生必看的經歷,不來到後悔終生,漂亮呀,漂亮呀!

和去了不丹一樣,人民並不像傳說中那麼幸福,風光並不如傳說中那麼美好。

蘇美璐在電郵中問我看北極光的印象,我老實回答了,她說:「我在北極圈中住了十幾年,也沒有看到甚麼值得大驚小怪的現象。」

這就是北極光了!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