答覆「私信」

MEILO SO插圖

到二○一四年,我的新浪微博網友,已增加到七百萬人,和香港人口差不多了,哈哈。

新版微博增加了一項叫「私信」的欄目,我已再三地公布,私信只限於我的私人朋友,不是一般公開的,請網友們不要寫「私信」給我,直接發到「蔡瀾」,或「蔡瀾知己會」,我就會看得到。但礙於這兩個信箱要經過我的一群「護法」篩選過才轉發給我,大多數網友認為「私信」才更直接,便不停地發來。

經「護法」們,是為了要截斷一些莫名其妙的「腦殘」,一上來就他媽的粗口一句,看了是不舒服的,到了我這個年紀,還天天給人問候娘親,為甚麼呢?這只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呀!

說過算數,「私信」我一定不回,可是,其中有些問答有趣不如錄下:

問:「你臉上膚色從小就那麼紅潤,請問小時有沒有被人嘲笑過呢?我女兒十二歲,患先天性皮膚病,臉上經常泛紅,走到外面被當笑話,日漸自卑,我該怎麼教育孩子豁達面對呢?」

答:「要讓孩子豁達,先得整天和他們開玩笑,懂得幽默,就高人一等,不必和一般人一樣見識,要是有人問你臉上為甚麼那麼紅,就回答說我父母請我喝酒造成的。」

問:「你文章中提到一種西班牙藥膏對醫治體臭很管用,請問是叫甚麼?」

答:「我回答過無數次,但少一個人有體臭,少一個好,還是很樂意重複又重複地回答這個問題,名叫BYLY,包有效。」

問:「我姓王,年五十才得子,請代取名字。」

答:「王五十。」

問:「我是家健康食品公司的老闆,最近推出新產品,請你推薦一下。又,有甚麼名字最能吸引顧客呢?」

答:「叫『不健康食品公司』,一定有很多人會注意的。」

問:「你雖然叫人不吃魚翅,但我在一個節目中,看到『鏞記』的老闆做了一道魚翅菜,你又嘗了,這是不是叫出爾反爾呢?」

答:「已故的甘健成老闆做給我嘗試的魚翅,叫翅包翅,用的是古時候留下的鯊魚,已有上百年了,我吃的不是魚翅,是欣賞古董罷了。」

問:「《神雕俠侶》中的小龍女,為甚麼沒有人問她的父母是誰呢?」

答:「《聖經》裡的瑪利亞,也沒有人問她的父母是誰呀。」

答:「甚麼叫愛情?」

答:「還是問愛情小說專家的亦舒吧。她寫了四五百本書,都是說愛情。」

問:「我是一家餐廳的老闆,比一般餐廳高級十倍,想叫你為餐廳名題字,要多少錢?」

答:「一般的五萬塊一個字,你是比一般餐廳高級十倍,就收五十萬塊一字吧。」

問:「我是粉絲代理人,你只要給二十塊,就有一萬粉絲,二百塊就有十萬粉絲。」

答:「你賣的粉絲好吃嗎?」

問:「我傷害了一個男人,求他原諒,他回頭了。第二次我又傷害他,第三次又傷害,你要是這個男人,你會原諒我嗎,你會說甚麼?」

答:「你去死吧!」

問:「我很愛粵語中的懶音,歌唱時常把NIM唱成ZIM,NAAH唱成LAAH,你愛聽嗎?我唱給你聽!」

答:「你死懶去吧!」

問:「安倍晉三那麼壞,為甚麼還有那麼多人支持他?」

答:「他有一個宗教團體的政黨做後盾,有很多宗教狂熱者會投他一票。從前當過首相,但軟弱無能而下台,當今重選上,就相反地走強硬路線,其實都是政客的手段,他是一個無恥之徒,真面目很快被愛和平的老百姓拆穿。」

問:「我是餐廳老闆,在《飲食男女》中請你寫一篇食評要多少錢?」

答:「第一,我是在《壹週刊》寫食評,並不在《飲食男女》寫。第二,從不白吃白喝,一定自己付錢,你的東西只要做得好,我會免費宣傳。聽你這種口氣,不是一個用心做菜的老闆,餐廳遲早關門。」

問:「我是一個居港的十八歲青年,想當一個藝人,有甚麼途徑?」

答:「練好六塊肌,選亞洲先生去吧。」

問:「我喜歡吃東風螺,但又不能吃辣,還有甚麼做法?」

答:「鹽焗。」

問:「港台《晨光第一線》的曾智華退休了。你還繼續為他們在早上做節目嗎?」

答:「換了何嘉麗主持,她是個老友,當然照做,不過時間換成上午九點十分了。」

問:「私信已給你很多次,為甚麼還是等不到回答?」

答:「我已再三講不答私信的,你還一直問,可見你沒有仔細看,我回答了也沒有用的。」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