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插曲

為丁雄泉先生做餐飯,以報答教畫之恩。

我們到東西最多的Albert Cuyp Market去買菜,由幾條馬路組成,像旺角的女人街和後面的花園街街市。

一買就買了十幾公斤的材料,抬到手軟,丁先生女朋友說想吃豬手,決定煮個豬手花生,荷蘭肉販不分豬手豬腳,得慢慢挑選,不過有得賣已算好。

不知有沒有生花生,在果仁檔中要了一些,已剝了皮,放進口試了一顆,果然是生的。

順便買了些腩肉,紅燒起來香噴噴地,做這道菜比較有把握。

見荷蘭人也賣蘿蔔,不如來個清湯牛腩吧。此菜可預先燉好,吃時加熱就是。

魚攤之中,只有魔鬼魚看起來很新鮮,問丁先生女友家裏有沒有咖喱粉?確定之後準備做咖喱魚。和台灣的蝨目魚一樣的海鮮也出售,可用薑絲來做清湯。

蔬菜方面,A菜、豆芽和絲瓜。分別來炒,弄個三味。

知道做菜時自己吃不下東西,先向路邊檔要了一條青鯡魚,此魚荷蘭人用醋生漬,看起來很腥,進口香甜,一點異味也沒有,吃這魚時舉高手抓著,抬起頭。整尾咬進口。最後以一杯烈酒佐之才是正宗。

回到畫室,一面燒菜一面學畫,這次是女人絲巾的習作。

吃完飯後丁先生女友拿出生日蛋糕,插上一管蛋糕店送的火管,一點著,噴出火箭般的煙花,丁先生兒子來不及拍照,再點一支。

忽然,警鈴大作,消防局的電話來個不停。

原來是煙霧感應器在作祟。丁先生的屋子被火燒過一次,特別敏感,各處都裝上這些小道具,當晚沒放音樂,但好像來了一場的士哥,也算是個愉快的小插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