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去上海

這次又去上海,目的有三:

一,從前邵氏的同事何俐俐開了「福祿居」,去吃吃看。好的話替它寫一篇報道;味道不行,衝著老朋友關係,就不出聲。

二、帶一行二十多人的記者團,到一家新加盟美食坊的食肆去做宣傳。

三、當地記者看過了我的書,要做幾個訪問,也有電台和電視的節目。

虹橋機場已成為國內機場,香港算是外國了,要停浦東,直飛兩個小時多一點,但從那遙遠的新機場到市中心,不塞車飛奔,三十五分鐘左右。阻了起來,一小時到一個半鐘,不出奇,愈來愈像東京的成田了。

出入境處的職員還是一副官樣,對排在我前面的一個日本導遊呼呼喝喝,看了護照後照樣板戲的反派表情那麼擲回來,他身後的幾個少女團友交頭接耳,大叫:「Kowai!Kowai!」可怕,可怕的意思。

輪到我,我也想把護照用扔的方式交給那廝,但這一來一定受到等待的懲罰,一個人去可以交交手,還有其他,等起來不好意思,只有強忍。遞上護照,板著臉,等看好簽證交還給我時,也不說謝謝,以表微弱的抗議。

浦東機場設計得並不美觀。樓頂很高,樓頂高的建築很顯氣派,但是斜著建,一邊高一邊低,效果既無實用之處,也不覺其宏偉。

很多飛機,尤其是國內公司的,都要洎在停機坪,乘巴士才能進入,顯然是不夠用了,走過的商店,種類很少,免稅和土產的餐廳等例牌,重複的很多。

回香港時候機的貴賓室是在樓下,只有一條電動梯,必有一程需要扛重甸的手提行李,輪子無用武之地。啟德年代,也得乘巴士,但巴士好像開得快了一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