努力

到上海去吃滬菜,向友人說:「請介紹我一間最道地的餐廳。」

「怎麼樣才算道地?」年輕人問。

「又甜,又鹹、又油。」我回答。

把友人問倒了,他也不知道上海有哪間菜館是我所說的:「又甜、又鹹、又油的菜,怎麼算是上海菜?」

「這才是原汁原味的。」我說。

結果去了好幾家,都不甜、不鹹、不油。

廣東人最知道甚麼叫原汁原味,所以他們的海鮮用清蒸。

但是現在吃到的廣東菜原汁原味嗎?那又不一定。從前的原汁原味,都要靠好材料。現在蒸一條黃腳鱲吧,食之無味。都是人工飼養,魚吃的東西都是同樣一大包一大包的混合物,拚命催谷長大,還摻了些化學品防蟲。

鷄也是一樣,據說要在鷄頭打針。蛋更糟糕,鷄農把早晚縮短,開燈關燈來騙鷄,四小時白晝四小時夜晚,那群笨鷄以為是一天,就生一個蛋。殼愈來愈薄,體積也小了。不管多厲害的師傅,做出來也不好吃。

有機會試試一尾在海中釣上來的黃腳鱲吧,包管你覺得是天下美味。有機會請你媽媽用慢火煎一個走地鷄的荷包蛋吧,包管喚醒你無限的回憶。這才叫做原汁原味。

但是沒有試過好的就不知道現在吃的是壞的。快餐店的東西吃得津津有味,也難怪年輕人,上帝原諒他們吧,他們是無罪的。

好滋味不擺在你眼前,也不在你家附近賣,需要努力尋找。我在紙上也沒有辦法讓你了解甚麼叫做好的。

到流浮山,能吃到真正的黃腳鱲。去新界,還是能找到一顆真正的鷄蛋。我在上海吃不到原汁原味的滬菜,也許是我愈來愈年輕,不夠努力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