滄浪亭

在上海吃麵,除了「吳越人家」,上海人一定和「滄浪亭」比較。

兩家人基本上賣的都是一樣的麵條,碗是「吳」大,份量則兩家人相同,湯底亦差不了多少。

料和麵分開,小盤的菜先上,叫做「澆頭」。我要了糟香燜肉、醬炒腰片、香菇麵筋和炒素菜四碟澆頭、擺在面前,配著麵慢慢吃。

有些人不知道這種叫法,走了進來,拉了女侍指著我的菜:「要和他同一樣的!」

後來我看到另一個老饕,竟然可以吩咐硬麵或者爛麵,我還不知道有這種吃法,顯出我是大鄉里。

女侍走過來,我問她:「為甚麼你不問問客人要的是哪種麵?」

「你在櫃台上買票時,就要說洗清楚呀!」她笑融融地:「我們還有澆頭過橋、底澆、加澆、寬湯、緊湯和加麵呢。」

說的那麼多,真不知怎麼一個澆法。我一向吃麵喜歡湯另上,麵是像撈麵一樣不加湯,認為這才能吃出麵條的原味。

「那麼你下次來,叫拌麵跟湯好了。」女侍教我。

又學會一樣東西。

「我們的服務項目中,還有特殊需要,盡量滿足這一條,你說到,我們就做到。」她說又為我上一課。

招牌的「滄浪亭」三個字寫得很美,是錢君匋先生的手筆,聽說從前的三個字是吳湖帆先生寫的,但文化大革命時被毀掉。

如果你在上海只有吃一頓麵的時間,我會推薦這一家,至少,它有一個配料架子,擺著芫荽、蔥、蒜茸和各種調味,一共有十樣,任君選擇,任吃唔嬲。它有很多分店,我去的在淮海路上。地址:上海淮海中路689,電話:5382-3738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