陽澄湖

從周莊到陽澄湖吃大閘蟹。司機路不熟。我說去了湖邊會找到餐廳吧?結果走了半天。原來陽澄湖很大,繞一圈也有幾十公里。

好歹看見一家,即走進去。

螃蟹最大的一隻四十塊人民幣,蒸完上桌,一看也不是怎麼大,剝了殼咬了一口,店主忙問:「好不好吃?」

我直截了當地搖頭:「不好吃。膏很少,肉不夠鮮美。」

店主解釋還不是時候,但我們已在香港吃過更好的。像上海美女,都已南下吧。

在湖旁吃蟹沒有工具,徐勝鶴兄有經驗,自己帶了剪刀去。

「這就是專門用來吃螃蟹的?」臉孔圓圓胖胖的女侍應問道。露出潔白堅硬的牙齒,她吃蟹,當然不用這種東西。

吃完了向她要一杯薑茶。

「薑茶?」她自言自語後,走進廚房。

拿出來是用一個大湯碗盛著白開水,裏面沉澱著些薑絲。

「不放糖的嗎?」我們問。

「有白糖,可以加。」她說。

算了,喝甚麼薑茶呢。

等螃蟹上桌時,先來點小菜、見菜單上有馬蘭頭炒粉皮,就來一客。從來不知道馬蘭頭也可以炒來吃的味道不錯,只是粉皮太差,滿口茨粉味。下次自己下廚生滾馬蘭頭頭試試。

都說陽澄湖的水最清,藻類豐富,所以蟹肥美,眼看的湖,混混濁濁。蟹蒸出來後肚也不發白,大概都是旁地方的移民蟹吧。就算那湖有多大,像蝗蟲的遊客,怎麼多蟹也吃得精光,水邊人家說湖是他們的命根子,一定保護它的生態,我看見餐廳中賣的稀有鳥類,一隻隻用鹹水浸熟來吃,對陽澄湖的蟹興趣大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