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莊

周莊離開上海一個多兩小時的車程,是個水鄉。

從前我會推薦你去走走,當今猶豫。

區丁平導演的《南京的基督》,在周莊取景,美得如夢如幻。現在即使平日也擠滿了人。著名的巨宅如沈廳張廳天天給一群群遊客踐踏,十年之後一定摧殘。

我說過去大陸名勝要趁早,人民生活一充裕,國內遊客阻礙每一個攝影畫面,就沒有意思了,這句話才講了幾年,現在已實現。

如果你還不死心,那麼清晨四五點從上海或蘇州出發好了。不然就在當地住它一夜,欣賞人煙稀少的日出吧。

靠水的狹道中,有很多小販賣白灼蝦米乾,便宜得很,買了一斤慢慢細嚼。另外有人賣菱角,說了你也不相信,竟是綠色的和紅色的,比我們常見的黑菱角要大出一倍來。煮熟了卻變成褐色。生的也可以吃,感覺像馬蹄。熟的和普通菱角味道一樣。

令人驚異的是河蚌,一個足足有扇子張開來那麼大。問餐廳老闆:「這是不是老蚌生珠的蚌?」

店主點頭。問甚麼都點頭。好不好吃?當然點頭,就來一碟試試。上桌已切成碎片,咬起來像橡皮膠,一點也不好吃。

水箱之中有種叫白絲魚的,全身發白,也要了一尾。從廚房中拿出來的蒸魚,一吃之下,像尾鹹魚,絕對不是游水的,店主解釋說此魚離水即死,故要鹽醃漬,水箱中的只是示範而已。我問為何不用水箱那條?店主照樣點頭,但沒照做。

昂子魚有八條鬚,下巴六條,唇上翹著兩條,蒸起來美味得多,這種魚在珠江三角洲也出現,叫不同的名字。

又見有小條的河豚,店主說叫鲃魚,煲湯最鮮。我好奇心雖重,但說甚麼也不試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