粵菜在北京

廣州友人到北京開粵菜館,邀我去做做宣傳,乘早上八點正的港龍,十一點抵達的同時有數班各國的飛機。

走快別人一步,避開人群。機場是新的,但和舊的一樣是長方形,入境處的閘口沒香港那麼多,一半是本國人用,一半給國外人用,排起隊來,一擠,變成一條L型的長龍,改天要應付奧運,可不容易。

把這個印象和來接我的司機聊起來,他笑著說:「到時不准國內人士來北京,入境閘口不是多了出來嗎?」

七月中的北京二十八度左右,地廣,有風,不覺太熱。樹是綠油油的,且路旁楊柳,枝葉像瀑布般垂地而下,和豐子愷先生畫的畫一模一樣,我總覺得中國的柳樹特別好看。

友人事先問我要住甚麼旅館,我說無所謂,只是一個晚上,哪裏都好,被安排下榻「崑崙飯店」,五星級,舊了一點,但房間寬大,角落頭的小套房很舒暢,各應有的設備齊全。

午餐胡亂吃一頓,友人帶我到旅館的桑拿浴室,地方不大,非常乾淨,女服務員技術一流,按摩力道十足,穴位也準,是專業人士。一個鐘兩百多塊人民幣,但一切小費不收,也算是很公道的了。

睡足兩小時後,精神奕奕赴宴,北京傳媒真給面子,來了五桌報章和雜誌的記者,大家吃起鮑魚和魚翅來。

上幾次到北京也被當地高官請過吃粵菜,比起來,友人這一家的廚藝很正宗,我並沒有違背良心讚這裏的菜好吃。

「北京菜和廣東菜最大的不同,是甚麼地方?」這是記者們問得最多的問題。

我說前者味濃,後者清淡。最大不同在於湯,北京菜不太注重,廣東人花上幾小時煲,很有心機。在座的人試了,都說有點道理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