招牌

住王府飯店的另一個好處是走過幾條街就是夜市,一檔檔的地道小食任你選。

當今變得更乾淨衛生了,但是還有很多旅客不敢冒這個險,只有給予同情。

王府的早餐一百七十五塊人民幣一客,加十五巴仙服務費,食物並不精彩,勝鶴兄與我決定翌日到街邊去吃,哪裏有?問看門的小廝就知道,他們也要吃過早餐才來工班的。

在酒店後面有家小型菜市場,有菜市就有早餐賣,在對面的一間小店坐下,叫了兩碗餛飩、兩個菜肉包、兩個茶葉蛋,我的胃口好,加一碗肉絲麵。二人吃得飽飽,人民幣十塊。

但並不是每次運氣那麼好,到黑蠻兄介紹過的百年老店「砂鍋居飯莊」,同樣叫了「砂鍋三白」,就覺得普通。

何謂三白?煮熟了的白肉、白腸和白肚汆高湯,沒甚麼特別,其他的菜一塌糊塗,爆腰花的異味還未清除,恐怖恐怖。

聽說酒店附近有家北京小食集中點,是老舍的兒子開的,第一次找不到,後來才發現是晚上吃那些大排檔的後面,中午就摸上去。

也是林林立立的各類小食,真正北京菜已不多,代之的是炒芥蘭、排骨、煎荷包蛋、烤肉扒等等南方廉價自助餐式的垃圾。

看到用小紫砂壺燉的肉團子之類東西,一口氣要了三個,沒散錢,老闆說你先付、一百塊好了,等下慢慢算。

好久還不來找錢,催了一下,前來找了幾塊錢,但是幾樣東西不可能一百,老闆左算右算,也算不出那麼多,後來說是紫砂壺的墊金,也要十五塊,北京朋友代我們不值要去理論,我笑著說這種人一生一世也只能做小販,友人才笑了。

原來也不是老舍兒子開的,寫了一塊招牌罷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