杭州娃娃

來到杭州,眾人去的一定是甚麼靈隱寺、遊西湖、上龍井茶山、憑弔岳王墓,但是我們安排了一個節目,去「胡慶餘堂」。

在大陸已經再也找不到一間那麼完整的清代商店了。「胡慶餘堂」至今尚在營業,不知是不是胡雪巖的子孫掌管?

裏面有「真不二價」的金漆招牌,給客人一個賣的藥一定不會假的感覺。

藥店的一大部份已經改成草藥博物館,要買票才能進去參觀,不過也沒有甚麼看頭。有一部份有醫生開方,也代客人煎藥。

外牆上的「胡慶餘堂」幾個字大得驚人,這種廣告要多少年後才在紐約出現?當今的香港上海也沒有那種魄力。

紅頂商人的小說和電視連續劇家傳戶曉,是來了杭州非遊不可的一個勝地,不是徐勝鶴兄提起,我也不知道。

走出來,看見一婦人,手提竹籮,裏面的東西看都沒看過。一束束綁著的細枝,長著粗莖,褐色。遠看像一紮核桃仁,仔細觀察,莖端有一顆顆像胡椒粒般的種子。

「這是甚麼?」我即刻好奇。

「金勾勾。」婦人回答後折下一段。

我就想那麼放進口。婦人阻止,摘掉那些胡椒般的種子,原來它們是不可以吃的。

「試試看。」她說:「杭州娃娃才吃的。」

沒洗過,金勾勾和她的手。可是不能猶豫,一猶豫就傷自尊心,我吃下去。

真甜,又帶一股清香。

導遊看到了問我像不像吃葡萄?我覺得比葡萄甜得多了。

聽導遊說是他們小時候常在山上採的,當今空氣污染,這種樹幾乎看不到,兒童們又認識了瑞士糖,沒人碰它。

我運氣好,當了杭州娃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