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湖畔上的女人

第二天一早,我往西湖跑,看日出。

晚一點,西湖畔上就會出現很多婦人賣龍井茶,糾纏不清,難擺脫。

「先生,要不要買珍珠?」豈知走到後即刻跳出來一位中年婦女向我招徠。

看她勤勞,這麼早出來做生意,很想光顧。如果是茶葉,不管好不好,買它一兩罐算數,但是這種珍珠買了幹甚麼?杭州又不是以珍珠著名。那女人把一串珍珠拿在地上的粗石磨了又磨:「先生,珍珠都沒那麼真?」

廣東人也有這麼一句話,聽得親切。向她說:「珍珠不要了,給點小費吧!」婦人搖頭拒絕,真有骨氣。

畔上還有人練太極劍。一個少女騎了單車擔著一撮劍來賣,練太極的婦人和她討價還價。我看那把劍的鋼水不錯,震了一下還搖擺個不停,自己學過幾招,也想買把玩玩,就湊上去聽價錢,當地人買的一定錯不了。

「五十塊人民幣。」少女說。

便宜得不能相信,那麼好的一把劍,手工也不止。但是鞘上雕的東西太過花巧,我要的是把平實的。

「你那把,一百塊錢賣給我好嗎?」我看到要太極的婦女手中劍,正合吾意。

「用慣了。」婦人搖頭:「不賣,你到前面去,有間店選一把好了。」

走前,果然有間寶劍專門店,看到我要的,標著兩百多,我知道底價,出五十。售貨少女作為難狀,結果以六十成交。

提著劍散步到岳飛的墳墓。

「多少錢買的?」有位婦人問。「六十,很合理。」我說。她微笑:「我們買,三十。」

發現一個道理,今早遇到的盡是女人。

杭州男人懶,還在睡覺,他們命好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