感覺

從上海登滬坑甬這條高速公路,車子一路飛馳,舒服得很。中間停下的休息站和洗手間,已經不會在外國人前面丟臉。

買了著名的嘉慶糉子吃吃,再要了一包新鮮紅棗,洗乾淨後的塑膠包裝,可以就那麼放進嘴裏。還有綠顏色的菱角,雙手一按即能剝開,不像黑色的殼那麼硬,要用鐵鎚才敲破。

「甚麼,菱角也有綠色的?」小朋友沒看過,很驚奇。

「還有紅色的呢。」我說。

「你騙人。」小朋友不信。

「那麼,《採紅菱》那首歌是怎麼來的?」我反問。

高速公路兩邊的屋子愈起愈多,已不是上次來看到的那種像小孩子畫畫的兩個窗一扇門的簡陋。西班牙式的也有,三四層高,屋頂還有一間小玻璃房的penthouse式的也有。

「農民比城市人還會享受。」當地導遊笑著說,一臉羨慕的表情。

兩小時後抵達杭州,入住香格里拉酒店。市內還有些五星級的,但是來到杭州,不住西湖旁邊,怎說得過去。

西湖任何時間看都很美,但最好是在清晨,可以避開遊客的汗臭,又能享受孤獨的靜寂,決定明早再去。

千吩咐萬關照,說要地道的杭州菜,導遊是杭州人,說包在他身上,一定不會讓我失望。

一看,好傢伙,像座在拉斯維加斯沙漠中巍立的賭場,巨大無比,裏面金碧輝煌,上面夜總會卡拉OK,下面圓形餐廳,數十個廳房做三百六十度包圍著中間舉行婚宴的大堂。

心裏已經起了一個疙瘩,不可能的,不可能好到哪裏去,但總要給人家一個機會,吃下來,當然不滿意。其實多餘,食肆好不好,靠感覺,也知道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