蓋碗

從海南島回來,住一個晚上,隔天又去了上海一趟。

這個大都市依舊那麼迷人,每次去又看到些新大樓,因為快要開APEC,市容更整頓一新。

一向住開的花園飯店沒有房,下榻錦江,就在花園飯店對面。

錦江目前已成為一個大集團,投資面很廣,連的士大隊伍也擁有。我們住的是舊建築的北樓,另有一座數十層的新錦江,走五分鐘路才能到達。

舊錦江建於二十年代,房間樓頂很高,很有氣派。房間新裝修,書桌上也有電話線,不像海南島要彎在牀邊打電腦。

但是傳來一陣很濃厚的霉味,這種味道最多數是地氈浸濕後引起的。愈聞愈臭,打電話問友人,說他的房間也有,那麼就應該是由冷氣口噴出的。

即刻把空調關上,開了窗,霉味就消失了。代之的是一陣陣的天拿水味,從前東京街頭常有年輕人用塑膠袋吸取,以求飄飄然的感覺,房間一晚上免費大贈送,但沒效果。

車子經過時看到有家叫「老夜上海」的餐廳,二十四小時營業,原來是和酒店接連的。翌日我放棄酒店供應的早餐券,跑去那裏兩個人叫了十幾個小菜吃吃。

來到上海,不吃烤麵和蔥烤鯽魚怎行?這裏做得最地道了。夠油、夠鹹、夠甜,是上海菜的特色,當今一般的滬菜館都把這些特點都改掉,吃得淡出鳥來。

在酒店附近散步,經一古玩店,走進去問問有沒有茶盅賣?上海人搖頭。我形容之後,他們回答:「有,我們叫為蓋碗。」

買到的那個很大,民初的手工,最適合沏普洱,形狀特別,做南瓜的凹凸,蓋子也同樣設計,合起來天衣無縫,此趟上海之行,已值回票價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