面子

其實,我到大陸的各個都市去試菜,都發現傳統料理不見了,代之的是半新不舊的,也許外地老饕對香港也有同一印象。

但是我總是不罷休,不相信找不到一些頑固的老頭,還有他們堅持的原汁原味。這個在潮汕,到最後才讓我見到了幾位老師傅。

他們都很寂寞,因為沒有人再向他們提出做一些兒時吃過的佳餚,我和老師傅通常一見如故,盡量從智慧深洞中挖出寶藏,鼓勵他們做一些瀕臨絕種的食物。

發展中的潮汕,沒有甚麼好食肆,只有請老師傅到酒店去燒,而負責大旅館飲食的,則大多數是這些一級廚師的徒弟。肯聽他老人家的話,又當然不會放過學習舊菜的好機會,拚命協助,做出來的,單單是菜名,已絕對在香港聽不到,別說吃了。

鳳凰山石橄欖燉石鴿、炒鵝粉、黨粿、炸玻璃肉、腐乳餅、酸梅豬手、臘方酥、五梅鴿、豆腐鯉魚湯和皺絲芋泥等等,數之不清的真正傳統潮州菜,令老饕垂涎。

早餐方面,有老式潮州點心,潮州人做的燒賣和廣東人的味道完全不一樣,還有許多沒見過的品種,再加上街邊小食豬腸灌糯米、豬雜珠珍花菜湯、真正粿汁等等。

另一頓早餐不能重複,我說吃潮州糜好了。粥有甚麼好吃?不同的是在送粥的配料,潮州人的酸甜小菜變化多端,結果酒店的方老總替我弄出六七十樣來,擺滿桌面,看得年輕朋友嘩嘩聲。

下榻的旅館五星級,但也得做別的旅行團生意,我向方總訂了剛剛裝修好的最高那幾層上房,讓我帶香港的朋友入住。

潮汕美食團已漸漸成型,日子一訂好就通知舊團友,一齊去享受享受。我這個潮州人,總不會丟潮州人的面子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