陳慈黌故居

來潮洲,最值得看的一處名勝為陳慈黌故居。

沒有一點江南巨宅的小橋流水庭院設計,一切都是實實在在,總之是大大大。

大小廳房一共有五百零六間。傳說有一個小婢女,專門負責窗戶,早上打開,中午吃完飯,再一扉扉關上,已是天暗。

南洋一帶的潮州人,說到陳慈黌,沒有人不認識,香港人對他也不陌生,南北行就是由他父親建立的。

陳慈黌的爸爸陳煥榮打魚為生,靠航海發。陳慈黌又隨之到泰國做生意,如日中天,在一九○○年,匯了四百萬個龍銀,建築這間大厝。

現在看來,到處還有文革時破壞的痕跡,當年還被國家當牛欄和倉庫,並有幾間房改成監牢,關反動分子。

但建築物本身是以水泥為骨架,保留得完整。分成四大座:郎中第、壽康里、善屋室和三廬書齋。小姐們住的那座門窗很小,她們三步不出,但有一個拋繡球的陽台,出嫁前露一露臉。

屋子大了,連學校也建在裏面,小姐們是不讓她們讀書的,但是聰明的潮州女子,總不甘心,四書五經不讓看,但收集詞句的《歌冊》倒隨手拈來,她們就靠強記歌詞來識字。

女人爭取起地位來,有一股不可思議的力量,同樣是重男輕女的陳氏家族,這座故居,原來是一個女人一手一腳設計和督工的,她是陳慈黌的小媳婦,沒有人記得她叫甚麼名字,但她有足夠的學識融入西洋建築,也夠魄力請當年書法家革世奎,以一字千金聘請,一共寫了十二個字。女人的力量永遠不能低估,她怎麼說服家公拿這些錢出來花,也能構成一部電影的好題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