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安

台灣記者在報紙上寫著:「請哈利·波特救救台灣經濟!」

從阿扁上台後大家都不停在驚歎,驚的是月月提高的物價,歎的是股票沒有停止下降的一天,只有做哈利魔法的甜夢,才能夠令自己鬆一口氣。

本來加入世貿可以帶來新衝擊,但是商家麻痹了,覺得也沒甚麼好慶祝的,大家都跑去上海,目前的統計是五十萬台灣人在那裏長住,這數目不包括旅客。先進的電腦業全部在上海設廠,由軀殼到內臟,一廠扣一廠,一大批搬了過去,對台灣失業率投下更大的石頭。

一場場大型的選舉活動在進行,高喊亢奮的口號。香港的分析家邵新明去了一趟台灣,他說只要看看電視就知道台灣的毛病在哪裏,因為各政黨爭辯的都是些舊問題,從來沒有人提出今後如何處理政局的新方案。國會中,政客繼續互罵。動武的情形少了一點,大概是給外國人笑得多,自肅了些。

老不死的李登輝整天在搞搞震,把連戰、馬英九和宋楚瑜罵得狗血淋頭。他自己說這次的競選最為重要,選不中要自殺。通常,李登輝一提到自殺,是用台語的「破腹」,這次改回漢字自殺,但是用的手勢是右手執刀,在肚子橫割,仍舊是武士道精神。他自認是日本人,應該回東京退休,可惜日本不要他。

怎麼苦,老百姓還是要活下去的,街邊檔的切仔麵還是那麼好吃,花蓮的山水還是那麼秀麗。想起從前到鄉下旅行,遇到廟會,台灣人叫「拜拜」的,當地居民逢陌生人走過,都拉去吃大魚大肉,客愈多主人愈有面子,這種年代,雖不復在,但善良和好客之心猶存。台灣的美好,不是幾年或幾十年的經濟低迷能夠毀滅。這次去匆忙沒有找我一些好朋友,在這裏向他們請安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