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憐

飯後散步到「七·十一」買一瓶礦泉水,這是我們旅行時的習慣,不必開酒店雪櫃中的。有些地方還要在便利店裏買個即食杯麵,深恐半夜起身寫稿,肚子餓了不好受,但在台北通宵有小販攤吃,免了。

店中架子上充滿《哈利·波特》的玩具,這輯書在台灣大為流行,各種副產品跟著出籠,小朋友們買得不亦樂乎。

香港沒有這個現象,讀書風氣不盛之故。台灣不同,大家看書,尤其是金庸小說,更是所向披靡,中小學生們已熟讀。

這都是拜賜於翻版書。六十年代貧困,買不起原版,大批翻版殺到,造成壯大的讀者層,看文藝的文藝,科技的科技。台灣當今電腦的普遍,也不能不說是翻版書的功勞。

《哈利·波特》原文出了四集,台灣至今只翻譯到第三本,大家伸長著頸項等待。當今當然已經不翻版了,出版商豬籠浸水,應該早點推出才是,怎麼翻得那麼慢?這本東西雖說是兒童書,但也難翻,不過大陸版已早出齊,參考一下,會死人嗎?

問題出在大陸版用的是簡體字,台灣人根本接觸不到,會看簡體的人少之又少。

我們香港,正夾在中間,這話何說?台灣版的繁體,我們當然沒問題,可是毛病是台灣人用的句子又長又臭,譯名又難懂,一本本來日本人在電車上看個三小時就看完的赤川次郎推理小說,台灣譯了,一個禮拜也看不完。生活節奏比台灣快的香港人,怎有耐心讀下去?大陸的簡體譯本,較為精湛,但譯法也和我們格格不入。

不懂原文的香港人,沒有福氣,三地的文化根本不同,本來應該有個香港版本的,我們讀不到,皆因市場不夠大。單單譯給香港人看,收不回成本,真是可憐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