味精精

台灣的小吃,切仔麵是百食不厭的。

小攤子前擺著個玻璃櫃,裏面放了多種豬內臟和幾塊鯊魚肉。

鯊魚是煙熏的,最好吃是肚腩那部份,帶著啫喱狀的肉質纖維,切成一片片,碟邊放大量的山葵Wasabi和薑絲,再淋上醬油膏,進口很有咬頭,香甜之極,吃了一碟又一碟。

遇到新鮮竹筍的季節,更是發達了。台灣的那種筍不像筍,簡直像梨一般又脆又甜,又有獨特的香味,非水果能比,淋上醬油膏吃。

所謂的切仔麵,和「切」無關,這個切字是台語,廣東話的淥一淥的意思。通常是用一個竹籮,裏面放了麵,又用另一個竹籮壓住麵,收進滾湯中煲了一下,即食。

分乾的和湯的,我最喜歡前者。乾的切仔麵中還混了韭菜和豆芽,放進碗中,淋醬油膏和滷香的肉碎,肉碎麵很多豬油,和麵拌了一拌,即能上桌。當然,少不了一茶匙的味精,台灣小販,用味精絕不手軟。

順便來一碗湯,豬肝湯最好。水一滾,把切好的豬肝投進鍋中,抓一撮薑絲扔進去,就那麼上桌,當然又加一茶匙味精。

豬肝灼得剛剛熟,用筷子夾起來沾點醬油膏吃。醬油膏是台灣飲食文化,少不了。樣子像我們的蠔油,大概是把粢粉混進醬油中製成的,吃任何東西都要沾醬油膏才好吃,當然,醬油膏裏也有大量的味精。

來一碟台灣人叫燙青菜的,用的多是A菜,A是鴨的代號,鴨仔,發音成A仔,這種蔬菜從前用來餵鴨的,本身無味,也要淋上醬油膏。

一餐街邊檔吃下來,不知吃了多少味精。我對味精一點不良的反應也沒有,還來得個喜歡,是個味精精。如果是不吃味精的石琪,早就發作暈倒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