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受

從昆明直飛清邁只要一個半小時,有一個鐘的時差。昆明晚上八點,清邁七點抵達。機場不大,很快通關,我先走出來抽支煙。看到有家便利店,連女人手袋也賣,有件熟悉的東西掛著,原來是冒牌LV。

泰國的盜版貨相當猖狂,而且品質極高,連大陸的翻版DVD也很多帶泰文字幕,大概是由清邁傳過去。暑假西片的翻版齊全,徐克的《蜀山傳》賣得通街都是,在大陸由七塊至十塊,有精裝的盒子。清邁更便宜,電影真難做。

吃完了泰國皇家餐之後,一群年輕朋友已急不及待跑去沖涼。泰式人體按摩二千銖,合四百塊港幣,兩個小時做足功夫,也不知道他們怎麼捱,會脫皮的。

我躲在房內趕稿,「名采」每天一篇,壓力雖重,但已養成自律,寫得出。《壹週刊》那篇「壹樂也」最要人命,兩千字,不易找到題材。前一陣子台灣版的《壹週刊》也同步刊發,他們那邊的編輯要求我寫鬼故事,哪有那麼多故事可寫?結局那個棺材釘想死人,每晚做夢都是鬼鬼聲,差點搞到神經衰弱,後來講好隨意發揮,才較為輕鬆。

入住的Westin Riverside Plaza旅館算是城中最好的,可惜燈光幽暗,是讓新婚夫妻過夜的情調。我從前旅行,袋中總有幾個一百火的燈泡交換,近年來已懶惰沒帶,明早不買不行了,大後天還要回來住一晚。

清晨起身把稿子寫完,望出窗外,河邊種滿木瓜樹,這種植物最賤生,撤下種子即標出樹幹,長滿乳房形的果實,怪不得潮州人叫木瓜為奶瓜,但我認為是摘樹枝或果實時,流出乳白色的汁液而命名。

拉七拉八,也完成一篇,我寫過的東西,至少有個主題,或者供應些消息,這一篇二者全無,請各位讀者忍受一下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