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能食素

上次來雲南,去了香格里拉中甸、麗江、大理等地,住的雖然都是所謂五星級的旅館,但管理不善,並無享受之感覺。

像麗江的那家最好的,才那麼幾年,已變成殘舊,浴槽怎麼看都不敢下去浸。到了昆明,即感不同。佳華廣場酒店的設備和廣州白天鵝有得比,舒舒服服泡了一場澡,真有回到文明世界的感覺。

此行的早餐在佳華廣場酒店吃自助餐,好幾百塊人民幣一個人。

「你瘋了。」同行有個人說:「大陸吃飯哪有這個價錢?而且是早餐!」

他不知道我們吃的是我們特別安排的全菌餐,各種類野菇齊全。

一桌坐六七個人,面前是一個小型的火鍋,用酒精把湯煮沸,一人一鍋。

長桌上擺著一大碟一大碟的野菌,先用夾子拿了切好的松茸和雞棕。

松茸在日本當寶,通常只切一小片放進土瓶蒸中吊味,如果日本人看到我們這種擔草入城門的吃法,一定大呼暴殄天物。

吃起來其實雞棕比松茸還要香甜,而且更有咬頭,雖然在雲南也賣得很貴,但是比起法國意大利黑白菌,便宜得發笑。雞棕是一種高級菌,但取壞了名字。雞雞聲,不值錢。

用竹笙炮製的菜餚香港已普遍,新鮮竹笙就罕見。最初大家還以為是生在竹筒裏的東西,想不到也是菌,一多,不稀奇了,見團友少去動它。

還有肥牛等各種肉類,今天早上我決定吃吃素,清清腸胃,大量的松茸和雞棕,加豆腐和粉絲,己吃得很飽,不必再吃肉,但是奇怪,為甚麼湯上還飄著些肉?撈了一撈,才看到鍋底湯中的水魚肉,怪不得湯底那麼好。未能食素的我,到最後還是沒有食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