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宗滇菜

是第四次來到昆明。

最先是跟著查先生來看萬國花卉博覽會,第二次我自己來探路,看看夠不夠水準帶團友來玩。第三次隨邵逸夫爵士到香格里拉時,在這裏轉機過了一夜。

和大家抵達後就去吃一頓全火腿宴,雲腿和金華的各有千秋,我一向不作比較,各有各的香味。與意大利龐瑪,又是不同,加上西班牙,是世界四大火腿的生產地,都好吃。好的雲腿,勝在又香又不太鹹,通常鹽份不夠肉就變壞,但上等的有它的傳統製造方法,高就高在擁有這種本事。

清蒸、熬湯、做配菜、用小鐵鍋焗煮中加入等等,十五道菜,都是火腿,但沒有吃厭的感覺,連最後的甜品小月餅,做成高爾夫球般大,餡中加火腿,鹹甜都可口。

昆明四季清涼,有春城之美譽。當今八月底,香港還是很炎熱的時候,這裏二十四度,人體最舒適的溫度。晚上轉冷,十一度左右,需蓋絲棉被。

到處的民居屋頂上都裝著太陽能熱水器。

「下雨呢?」我問當地人。

「不沖涼了。」他說後,看到我們天天入浴南方人的不可思議眼光,即刻補充
一句:「不出汗,沒氣味。」

不見賣冷氣機的電器店,喝啤酒也從來沒冰凍的習慣。昆明人耗電量,全國最省。晚上到老字號的滇菜館「端仕樓」。巴士上當地導遊說現在的雲南菜都已變質迎合外地人,聽了不悅,問他說有沒有去過這家百年老店?他搖頭。我冷靜地說:「沒有吃過,不能亂講。」

來探路時住了三天,試了不知道多少家館子,才挑出這三餐。給他說不正宗,非糾正不可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