受不了

第二天才有精神再去試食。

我們預算在清邁住三個晚上,早餐在旅館吃不計,我們要選兩個中飯、三頓晚餐。

聯絡人說有一個地方專吃河蝦,好,就去試試看。人工挖出來的池塘,養了許多大頭蝦,做出來的蝦餐並不好吃。當然,培殖的嘛,沒有甜味,當今廣東省也普遍養著,稱之為羅氏蝦,已不是甚麼特別的東西。

看我們不以為然,聯絡人把心一橫:「就帶你們去吃最地道的泰北菜。」

由他叫了一桌東西,炸蟋蟀、竹蟲等等,做一個「看你們敢不敢吃」的表情。

蟋蟀我住在泰國,和吳宇森一起拍戲時的鄉下吃得多,味道像炸蝦米,沒甚麼大不了。竹蟲在雲南也多,不如蠶蛹好吃。

還有一種螞蟻,專吃牠們的下半身,充滿油。不過那麼小的東西,要吃多久才等於一塊肥豬肉?

螞蟻蛋倒是美味,在墨西哥生活時常吃,問說有沒有?賣完了。

看見旁邊桌子有人叫了一道菜,啊,是我最喜歡的野菌,名字叫不出來了。

櫻桃般大,長在泥土之中,五月天最熱,下了一陣大雨後就長出來,採野菌由專家負責,看到地面稍微凸出來就挖,普通人找了一天也不過四五粒。通常用來熬湯,湯特別甜,野菌一咬,一股非凡的香味噴出。皮有咬頭,裏面的膏更是天下絕品,好過法國梅露黑菌、日本松茸。要是在經濟強國,一定被捧上天,價高如金了。可惜只長一個月,帶團來時已過。

我心中已經知道此地並非首選,不得已的話不會帶團友來。主要的是受得了食物,也不一定受得了蚊子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