疲倦

從昆明飛泰國清邁,一小時零五分抵達,已是入黑。當地聯絡人帶我們去一家市內河邊的餐廳,說是這裏最高級了。

這地方依稀記得,但店名不叫Gallery。

「因為克林頓的太太來過,用她名字希萊莉Hilary的諧音改成Gallery的。」他們解釋。

我又老實不客氣回應:「政治家不是美食家,何況是他們的老婆?」

東西如預算中那麼難吃,甚麼炒雜菜、蒸魚等等,是中餐做法。

「怕你們吃不慣嘛。」又是同一個答案。

「來到泰國,就要吃泰國菜。」我說:「理所當然。」

「你們會吃辣嗎?」

我已經沒有氣力回覆了。

這家餐廳實在裝修得高貴,河邊情調也不錯,又有一團四人樂隊,食物價錢很貴。貴地方誰也會去,好吃就不是人人懂得。

星馬泰旅行最熱門,去過的都嚐了些當地風味,香港人漸漸喜歡上刺激性一點的食物,要不是過份的辣,也能接受,所以九龍城一帶才開得成那麼多家泰國餐廳。

當地聯絡人看我不作聲,以為把我說服了:「再帶你們到中國餐廳吧,所有旅行團都去的。」

我也怕一連幾餐泰國菜會單調,間中插一頓也是好的。

「要試試他們的烤乳豬。」我說。

「行,」他回答:「我即刻打電話訂。」

去的這一家規模不大,門口有個嘴邊無毛的小子在一個鐵箱中烤了起來。

「一人一隻,應付得來嗎?」我問老闆。

「一人一隻?」他睜大了眼睛:「為甚麼要一人一隻?」

疲倦不堪,即刻回酒店睡覺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