早餐

「怕你們吃不慣,所以帶你們來這一家專門吃菌類的餐廳。」當地連絡人說。

第一,我對於菌類並不是很喜歡。到底是吃肉獸。全部菌,吃得寡出鳥來。

第二,我對於「怕你們吃不慣」的東西特別有興趣。外地人吃不慣,一定很地道。來到異地,就得挑選這些東西來吃。

「日本團來過,讚不絕口。」他又說。

我已經不客氣了:「日本人,並不代表他們會吃。。」

對方一聽,不能辯論,不吭聲了。

「那麼有沒有松茸?」我出難題:「就那麼烤來吃,還是可以的。」

「這個季節沒有。」他回答。

當然沒有了,松茸只在秋天出生,不過我以為昆明一年如春,也許例外。

這餐廳有數不清的所謂「野茵」,大多數是人工培植的,哪來那麼多野生?而且,其中冰凍的居多,不太新鮮,吃起來也無味。冬菇、白菌等,又太普通,不必跑到雲南來吃,我知道這家餐廳已經不能成為我帶團來的目標。那群老饕團友吃了,一定把我罵死。

看見一人一個小火爐,擺上細鍋,自助來吃,湯底特別甜。當然,味精下得多嘛。

特別一點的是新鮮的竹笙,一個蘋果那麼大,灼完縮小,一口吞之,菌類還是吃得過。

頭上一盞燈,叮的一下,有了,這一頓當為午餐或晚餐都不成立,早飯倒是一流。

回到酒店,即刻和餐飲部經理商量,安排在他們的中餐廳進行。小火鍋他們當然有,只要買大量新鮮菌擺在碟上,湯底也不下味精,只用泉水即可。集合五十種菌類打邊爐,完全不吃肉,清清肚皮,是件好事,灼過的湯一定清甜,這頓早餐,不會失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