逸夫

飯後到蝴蝶泉去,山路崎嶇,當地政府準備了一輛轎子讓邵爵士乘坐,路邊的老婦知道是他來了,合十道:「好人一個,好人一個。」

蝴蝶撲泉處,看到一隻蝴蝶果然是在池子上面點水嬉戲,有些團友還以為是特別安排。

蝴蝶館裏用翅膀疊成一幅山水畫,不知要死多少隻才完成。中國人就有這種毛病,喜歡做不合時宜事。聯合國的走廊,各國都有贈品代表他們的國家,中國送了一座很大的象牙雕刻,為環保人士側目。

去了蝴蝶泉再到三塔,人未到轎子先到。三塔建築很新,佛像中有一座留著大鬍子,這倒是第一次看到,一般的最多是兩批八字髭。

路旁有個老頭見轎子上的邵爵士,不滿地:「是甚麼慈善家?那麼威風,到底捐了多少錢?」

我聽了笑著向他說:「捐了二十三億。」老人咋舌,再也不出聲。

這件事我也剛才第一次聽說,同行有位退休的高幹告訴我:「捐款最初都是我經手聯絡的,第一次在一九八五年,捐了一千萬,做為嘗試。接著八六年捐一億,九六年開始,每年捐款不少過二億,到現在沒有停過,加起來二十三億。」

「我總有一個疑問。」我說:「這些錢,會不會真正都交到人民手裏?」

高幹解釋:「和教育部做好安排,邵爵士捐一億,政府便要籌一億,所以數目相當清楚。他只贊助建設,不用在行政費上,錢更清楚。國內各省全捐過,現在一共有三千點,除了學校,還有醫院。」

邵爵士一向精明,捐款也捐得精明,但低調得很,香港沒甚麼人知道。九十四歲的他,總是笑嘻嘻地,輕描淡寫,名叫逸夫,取得好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