輕描淡寫

從麗江飛大理也是十八分鐘左右,如果駕車,可要三小時以上,山路不好走嘛。

邵逸夫爵士的包機一上一落,已到大理機場。大隊分兩路,太太們可去靠近緬甸的芒市買玉器,我們遊湖,大理人又是稱之為海。

喝了三杯茶,這是歡迎外賓的禮節,第一杯是普通清茶,第二杯加了蜂蜜、核桃片等,甜得厲害,第三杯酸辣帶苦,叫四味茶。

我們乘了包下的船,有個大廳表演舞蹈,唱五朵金花歌,覺得地方不是很大,應該不必用麥克風和喇叭,音響開得太大吵死人。若能清唱,感染力一定更高,大陸許多地方,都有這種毛病。

下船,遊古城去,大理的不像麗江的小鎮那麼有層次,直不弄通的幾條大街,擺滿攤檔,賣的都是大同小異的貨物。

古城城牆很新,並列的房屋也很新,牆上都畫著匠氣重的畫,還喜歡寫四個大字。「風花雪月」最多人用,完全正經,一點也沒有好玩的意思。

「這些都是民居。」導遊小姐解釋。

房屋佔地甚廣,那麼大的一座座,空空地,好像沒甚麼人住。大家都那麼有錢嗎?

城中有條叫洋人街的,當代嬉皮士麕集,喝喝咖啡,抽大蔴,日子很快就過,聽說很便宜,都是一公斤一公斤買的,遇到一個香港人在這裏開店,笑嘻嘻無憂無慮,我想他也不會回去吧。

被安排到一家當地風味小館去吃飯,主人的一對兒女熱烈歡迎,要求和邵爵士合照,他老人家也不擺架子。

「我們唸大學的逸夫堂,是間圖書館,我最愛去了。」老闆的女兒說。

邵爵士聽了輕描淡寫:「小姑娘真會講話讓我開心。」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