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山症

翌日大家到碧塔海。

所謂海,就是湖。雲南人沒見過海,凡是大一點的湖都叫海。

又去了松贊林寺,人們稱之為小布達拉宮,但遠不及拉薩那座建築物那麼宏偉。前面的湖泊已經乾枯,不能把整座廟宇反映在水中。

本來要爬梯階上去,我們一行享受特權,車隊直驅主殿之前。

松贊林寺供奉的是密宗,一走進去門窗不多,相當幽暗。主殿有一百零八根柱子,漆得通紅,大殿可容納一千六百位僧人唸經。

文革時,遭受破壞,現在看到的壁畫都是新畫上去的。

有一點很值得注意,所有的佛像臉部並不像一般的嚴肅,眼睛睜得大大地,雙眼之間的距離很近,肥肥胖胖像小孩多過大人,和藹可親。

廟內有一股強烈的羊油味道,是由供奉神明羊油蠟燭發出。

班禪在四樓為大家祝福,爬了幾級樓梯,高山症又來,作罷,也許沒有那份福氣。

主殿周圍有很多平房,一間間依山建築,是僧人居住的地方。外牆漆成白色,有點像地中海的小白屋。

到中甸這幾天,沒有一個香格里拉的感覺,松贊林寺拍起照片來印象不深。談起香格里拉,我認為下一站的麗江更像,古城的氣氛,來過的人都受感染。

再過一天,就由迪慶機場出發,直奔麗江,飛機一起一落,十八分鐘。

麗江上次和金庸先生來過,他在本府和從台海、日本以及內地來的高手下了一盤未完了的圍棋,把各人下的幾子刻在石碑上,很有意思。

從海拔三千多米的中甸來到海拔兩千多的麗江,差那麼一點點罷了,但是很奇怪地,高山症,已完全消失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