健康

吃完飯後一行人到依拉草原。

依拉,藏語為「豹山」的意思,是雲南最大的牧場。草原上長滿了黃顏色的小花,導遊姑娘說此花有毒,碰上了全身發腫。那麼可憐的小東西,原來此般劇烈。她又說到了秋天,黃色花就會被鮮紅的代替,我想一定會很好看。回憶起在西班牙小島伊碧莎原野的小紅花,名叫Anapora,不知道會不會是同一種?

一路上,還看到很多木架子,小的由兩根,大的到十多根木頭組成,兩頭削尖,一面插入泥土,一端朝天。木頭上穿了很多個洞,可穿入橫木,用來曬青稞。青稞是類似小麥的植物,為藏人主要糧食之一,磨成粉煮熟,捏了當飯糰吃,也用來釀酒,有藏人的地方必有青稞。

這一排排的架子到處可見,導遊說美國人的人造衛星從太空看下去,誤認那朝天尖端為飛彈,所以不敢來攻打,信不信由你。

到了平地,政府安排一場歌舞,由藏族少男少女表演,有興趣的團友也可以參加,跳成一團。從女性甩著長袖的舞姿看來,韓國的舞蹈絕對是受了它的影響。由男性的長鞋,跪地、踢腳等動作,是由哥塞克人傳來,或者是看了西藏人學回去的,我沒有研究,但一定有關聯。

舞蹈的形式多不勝數,從非洲的原始動作,到當今的的士高,大家在幾千年來不斷地用種種形態表現。太過單調的總不是我所喜愛,重複又重複,有甚麼美感可言?

草原上還有一群年老的婦女,身上穿的衣袍色調灰沉,但頭巾卻是鮮艷的桃紅,強烈的對比。想起丁雄泉先生說他最愛的顏色是桃紅,我也有同感。

問那群老婦多少歲了?答案至少比我年輕十年。樣子肯定比我老,但身體肯定比我健康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