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格里拉

邵逸夫爵士邀請,一群五十人,浩浩蕩蕩到雲南中甸、麗江、大理和貴陽玩幾天。

每次到內地,邵爵士的捐款都是億億聲,待遇當然是第一流的,掹著車邊跟他老人家去,一定錯不了。

包了架中型噴射機,兩小時後抵昆明,停一停載數位國內老朋友,再飛中甸。

中甸是甚麼地方?相信還有些讀者沒聽過,「香格里拉」卻如雷貫耳吧?一下飛機,看到中匈的迪慶機場,就叫香格里拉。

儘管名字是後來才安上去,此地四周雪山環繞,中間是一片片的草原,被河流分割為八塊,象徵著八瓣蓮花鋪地。除景色之外:佛教、道教、儒教、伊斯蘭教,甚至於天主教基督教,都和平自由共存,精神上的香格里拉意思多過實際的香格里拉。

一大隊的藏族舞蹈團歡迎,載歌載舞,另外有數百名小學生穿著傳統服裝助陣,今天的氣氛,好過上課。

踏入土地先敬三杯酒,漂亮的少女捧著一個盤子,上面有一大杯青稞酒和濁酒,我們各人用樹葉紮成一束的東西點了酒,向上蒼、大地和人民灑去。本來是留給自己喝一口的,但大家敬敬神明算數。

十多輛麵包車載我們到當地最好的旅館「環太酒店」,新建的,乾乾淨淨,很舒適。

中甸海拔三千六百多米,有些團友到了旅館之後已感到高山症,呼吸困難,頭開始咚咚作響,疼痛得很。

不要緊,隨團有三名醫師,帶足氧氣筒。當今的不那麼笨重,包裝摩登,像一技大型的噴髮膠筒,引出一根管子插人鼻中吸取。

邵爵士九十多歲人了,談笑風生。前幾次去西藏高原,政府也派了兩名醫生跟班,結果邵爵士本人沒事,那兩名醫生病倒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