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訪北京

甚麼理由。這次中央電視台首播《笑傲江湖》,大肆宣傳,也請了原著者金庸先生走一趟,我跟著廣東人說的「掹車邊」一齊來到。

從赤鱲角乘港龍,飛行時間約需三個多小時。機種是空中巴士,有頭等座位,算是難得,國內機,多數是一款過的經濟艙。

候機室中有乾燒伊麵,沒吃中餐,就以它解決,味道還不錯。下午三點二十分起飛,我還沒等到可以箍綁安全帶已昏昏大睡。最近養成習慣,坐正入眠,這個方式降機時也很管用,不必讓空姐來叫醒你保持背豎起,爭取多一點睡覺時間。

半途醒來上洗手間,回到座位,空姐親切問說要不要用餐?我搖頭拒絕,但她說:「有海鮮米粉,試試吧?」

這可不能錯過,亞洲食物現在在飛機餐中佔的位置愈來愈重要,再也不是專門迎合鬼佬的雞胸肉和那塊怎麼鋸也鋸不開的牛扒。

上桌一看,一大碗白雪雪的米粉,裏面五隻中蝦,四隻冬菇,兩條小棠菜。另擺著兩個小碟,是辣椒醬和生蔥茸。

據空姐說準備這碗米粉程序繁複,湯、米粉和菜都是分開來一樣樣加熱,最後才放在一起完成。故不能大量供應。

味道如何?普普通通,但是在飛機餐來說,已是一大享受。蝦還是很新鮮,但是冬菇和小棠菜都是最難吃而且無甚味道的蔬菜,不過加熱了最不容易變色或過老,其實用美昧的芥蘭來代替也行,設計飛機餐的公司就是喜歡小棠菜,真拿他沒有辦法。

吃完再睡,七點五十分抵達,新機場的確能夠留給奧運舉辦評選會一個好印象,比起舊機場好幾十倍。二○○八年,一定會選中北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