過份

由香港搭直通車來廣州,兩個小時抵達,寬闊的海關很多條線,人員態度又好,比進入深圳輕快得多。

走出車站,也看不到從前的那群盲流,交通又舒暢,市內建了外環路和內環路天橋,再不像舊時那麼擁擠。

近來和廣州結了一份很濃厚的緣。平均一個月來一兩次,認識的人多了,對整個城市也摸得熟,就快自己駕車也懂路。

著名的沙河粉原產地的沙河,就離市中心不遠,從廣州到番禺、順德、中山等等市鎮,都是一小時的車程,還有很多我沒去過的地方待我一一發現。

廣州的魅力,吃是佔了很重要的部份,昔時吃在廣州的美譽,已漸漸恢復,城市中的好餐廳愈開愈多。西關那幾家老字號如「廣州酒家」、「陶陶居」、「蓮香」等雖說是國營,已轉向個體戶的服務,水準提高。老店始終有些傳統的食譜,問題在客人要不要求。已請老師傅做過許多懷舊菜品嚐,都是在香港吃不到的。

各省的人到廣州來的也漸多,開了地道餐廳,來不及去試。這次去了一家叫「山東老家」的吃魯菜,又是一個意外的驚喜。

到大陸的其他省份去玩,回到香港總覺得疲倦,廣州就沒有這種情況,大概是方言相同,生活水平拉近造成的。

今天有一女記者來做訪問,提起我對廣州的印象,我把上述情形一一道來,到最後我打趣:「是在這裏娶二奶的時候了。」

女記者聽了並不覺得我這老頭色迷心竅,反而笑吟吟舉手贊同。

生不逢時,早個數十年,按我的年齡和經濟條件,四個老婆理所當然。當今娶個二奶,也不算過份吧?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