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衡

「白天鵝酒店」位於沙面,從前是領事館區,幽靜之外,兩邊的樹,更是我喜歡的。較少的是扁桃樹,最多的有樟樹,又高又大。還有最具代表性的榕樹,氣根長滿在樹幹上,牢牢纏住,變出各種形態來。

廣州的榕樹多數葉子不大,故稱之為「細葉榕」,而榕樹是屬於桑科,但不能養蠶吧?管理人員釘上一塊塊的牌子介紹樹的拉丁學名,看到樹齡那一項,年輕的是一百三十歲,大一點的一百八十,有些還考據不出。

清晨睡不著,到沙面大街散步。路和路中間有個長形廣場,足夠打羽毛球。有些老師傅在教太極劍,要女弟子要一套,師傅看後不讚許,她撒嬌:「蔡先生在那裏瞪住,教我怎麼耍得好?」

另一邊一群老太太在練習扇舞,遇到甚麼節目,就叫她們去表演吧?

孤獨的也有,正在做退後功。倒退著走,大概每天都是同一個路程,所以不回頭看也不會跌落坑渠。

散步到珠江邊更是熱鬧,天橋底下還有幾檔麻將。賭徒真是勤勞,連桌椅都搬來,一點都不覺得重。

這一帶的建築物中設有美國領事館、沙面基督教堂、天主教堂、西堤郵局、孫逸仙醫院等等。很多家餐廳,一早飲茶,半夜也能吃到點心。白天鵝的早點很精彩,走幾步路,到勝利賓館,更是價廉物美。

黃沙地車站就在附近,去甚麼地方都方便。我在這裏走走,主要目的是看看有甚麼房子可以出租,將樓價高的舊屋室內裝修一新,也是個好主意。

香港再住下去,看到街上的人都苦口苦面,易受感染,需要去一些和藹氣氛的地方住幾天,心理才能平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