腳麻

「美在花城」節目做完後,大會安排我們到花園酒店去,參加一個酒會。

記者們圍過來,對著我這個香港人,第一句問的當然是:「你認為和香港小姐選美有甚麼不同?」

「美女比較多,廣州這個。」我說。

也不是捧他們的場,事實如此,全國那麼多女人來到廣州做事,比例上已勝出。

「你認為選出來的這幾個,是不是你心目中的美女?」

「一半。」我回答。

「一半?」他們詫異。

「當一個美女,需要時間浸淫。」

「浸淫?」他們又問。

「外表是好的,但是修養需要花時間來培植。不是一個晚上就得到。」

「舉一個例子吧!」他們說。

「好,就舉一個明顯的例子。」我說:「像利智,是一塊很好的材料,倪匡兄第一個認出來,但當時有很多人反對,說她不會說話,舉動也老土。大家都罵倪匡有偏見。但是利智在香港住久了,衣服的配搭愈來愈精,談吐上愈來愈有品味,後來眾人都承認她是一個美女,說倪匡兄的眼光獨到。」

「原來浸淫這兩個字不是壞的。」

我笑了出來:「當然不是,學畫畫、書法,都需要時間浸淫。」

「和愈看愈順眼有甚麼不同?」記者問。

「對人的態度、走路的步伐、髮型的配合、如何化妝?才是愈看愈順眼的主要成份。一天天累積下來的。」

「從甚麼時候開始呢?」

「從有了自信心開始。」我說。

「又舉一個例子吧!」

「從用蹲廁,會覺得腳麻開始。」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