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同意

從東京歸來,休息一晚,第二天乘火車到廣州,做「美在花城」競賽最佳男女廣告模特兒的決賽,等於廣州先生和小姐。

直通車很舒服,不出二個小時抵達,但有一弊病,就是不能指定座位,人家給甚麼你就坐甚麼,我是一乘倒頭車便頭暈的人,遇到這種情形,時常要麻煩別人調位。

解決辦法,是坐有餐車的班次,跑去叫些菜餚啤酒或茶,一路歎,又能抽煙。菜牌上的選擇不多,但有蒸魚,也是意外事。

有餐卡的火車一天只備幾班,讓各位參考:從九龍出發的有上午九點二十五分、十一點零五分、下午兩點半三班。從廣州出發的有上午八點三十八分、十一點五十四分和下午一點五十五分三班。

入住白天鵝酒店,這家熟悉的旅館,已變成我在廣州的家。中午到茅山食府吃,這家餐廳已變成我在廣州的食堂。

比賽在中山紀念館進行,數十年前的建築物,竟然設計得一條柱子也不用。屋頂是藍色瓷瓦,像在甚麼地方見過,想起來了,和台灣的一樣,只是那邊紀念的是蔣介石。

大堂舉行各種文化活動,偶爾來一場選美,我想孫先生也喜歡看看美男美女,一定不會介意。

今年的競賽結果與往年不同,過去選出的是來自哈爾濱或山東等地區的美人,這次前三名都是廣東人,觀眾大樂。廣東女人大可揚眉吐氣了。

冠軍是潮州妹,潮州也是廣東一部份。雖然不是甚麼純正廣州人,大家也當她是了。

廣州人一直說南方女子沒北方的好看,我不同意。

昔時珠江河畔花艇中的姑娘都是廣州人,當今在街上遇到的也不少。衣著方面也逐漸和香港接近,說的是共同的方言。如果說廣州沒美女,就像說香港也沒美女一樣,不同意,不同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