個性

每次來廣州都入住「白天鵝」酒店,舒服是主要原因,更重要的是我喜歡沙面這個地方的歐陸風格調,與其他地方不同。

就在「白天鵝」的對面,有一間叫「僑美」的餐廳,我常去消夜。後來認識了老闆楊浩益,成為朋友。這位老兄很會享受,把餐廳隔壁的大廈天台裝修成畫廊般的辦公室,古色古香。有時,也讓友好在那裏擺上一桌吃飯,更是樂事。

楊老闆今天大展鴻圖,在公園的荔灣湖邊那座「唐荔園」包了下來,發展為餐聽。「唐荔園」在荔灣區的最南端,歷史悠久,是昔時文人雅士集中地,在這裏吃飯,像與古人交談。

主要的建築物並不是很大,分二層,圍繞著湖邊,蓋了很多座小亭式的獨立廂房,不必被其他唱卡拉OK的客人騷擾。

再下去,楊老闆將在湖中弄幾艘花艇,賣艇仔粥,另一艘小船划來艇邊賣炒河粉。船上又請美女彈古箏和琵琶,更有味道。

西關是廣州貿易和飲食文化的發祥地,在這裏搞餐廳特別有意思。我在廣州組織另一個美食坊的時候,有很多朋友建議我在天河區開,我也看過了多幢大廈,但是最後還是決定在西關長壽路地鐵站上蓋的「恒寶華庭」設立。無他,就是喜歡西關的氣息。

也有人說西關人從前有錢,現在都窮了,消費力不強,不如天河區的繁盛。也許有一定的道理,但是我認為只要東西好吃,客人都會來,問題在於他們覺得值與不值罷了。天河區固佳,但到底是新開闢的,大廈林立,有點像深圳,我們去廣州,又不是到深圳,天河區沒甚麼個性。

不過天河也好,西關也好,我們能觀察到民眾的消費欲念,大家對於吃還是很肯花錢,這種現象,香港只在九七之前看得到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