放舟

「那時候,我們夜夜笙歌,」馮康侯老師曾經告訴我:「乘著珠江上的花艇,每一道菜都是那麼精緻,連水果也不是水果。」

「甚麼?」我們驚訝:「水果不是水果?」

「是的。」老師說: 「水果是用糕點做的,樣子像水果罷了。」

當然不是泰國的那種,應該很好吃。

我對珠江的花艇,有無限的嚮往。

油麻地海邊有過一陣子,避風塘也維持了甚久,都是抄襲昔日的珠江,俱往矣。

現在從白天鵝酒店的窗口望下,廣州人說當年的花艇,就是停泊在這裏。

一下子想到老師和他的友人在船上喝手揸花三星白蘭地,多年的品質,醇過EXTRA。

艇上的夜宴,和岸邊的餐廳完全是兩碼事。搖搖晃晃,有些人不喜歡,我認為助人入醉的享受。

要不然古人就不會在船上吃東西,他們設宴的地方,一定有道理的。「簪俎交映,歌笑間發。前水嬉而後妓樂,左筆硯而右壺觴。」寫的就是這種境界。

從前去廣州,印象奇差,車站旁邊擠滿了外地人,甚麼事都不做。交通阻塞,由一地到另一地至少浪費半小時。

現在都改善了。大城市風範猶存,廣州實在是個好地方。二沙島上的房屋,三千萬人民幣一棟,也有人買。

政府花大量稅金,把珠江邊的樹都用綠色燈光照亮,但行人反而稀少。

如果純用這筆錢去把碼頭做好,引商人來投資花艇,即刻能創出另一個旅遊點,何樂不為?相信是遲早的事,環保友人又有話說了:「把廢物扔入江中,又成臭水。」

人民生活質素提高,當然自律,不必顧慮那麼多,先做了才說。到時你我作樂,請李白、蘇東坡、劉禹錫作陪,不亦樂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