流水賬

廣告的拍攝在廣州珠江片廠進行。這家歷史悠久的製片廠,曾經拍過多少部經典的粵語片,多少大明星在這裏穿梭!現在已經不製作影片,淪落為租給人家拍廣告,真是欷歔。

片廠長滿著又粗又大的樹,有樹才有文化。新建的廠棚,絕對看不到大樹。

現在是白蘭盛開的季節,廣州的白蘭花樹特別多,片廠中也有幾株,太高了,摘不到樹上的小花。為了把燈光打得漂亮一點,弄些樹影。工作人員毫不留情地一斬,就把幾根粗枝斬了下來。一看葉中,至少有幾百朵白蘭,大樂。

白蘭花未開時沒有味道,開過後花朵散開,即刻跌落,也沒有味道,只在微微笑出來的時候最香,我採了數十朵,裝滿衣袋褲袋,一下子變成一個真正香的香港人。

導演和攝影師都是上一次拍凱悅酒家的廣告時合作過的,要求很高,本來預算要從早上拍到半夜,但是有了溝通,拍攝工作進行得很順利,可以在吃晚飯之前把我的部份趕完。

回到酒店已是八點多,胡鬧吃了碗雲吞麵就上牀睡覺。半夜起來趕稿,搭一早的直通車趕回香港,又吃碗雲吞麵。

到辦公室,處理一下文件,看看電郵,又是一天一。晚上,趕到赤鱲角,乘當晚十二點零五分的國泰機飛阿姆斯特丹。倒頭就睡,做夢做個飽。醒來再吃碗雲吞麵。別笑我老吃同樣東西,到了歐洲,你沒得吃,才輪到我笑。國泰的雲吞麵沒店裏的好味,但有桂林辣椒醬搭救,還嚥得下喉。

五月底,抵達時發現今天有二十五度那麼熱。來之前看CNN說只有十度。上次去上海也上過當,CNN的全球氣象報告靠人造衛星拍地球上的雲,像蠻準確似地,但一點用處也沒有,今後再也不相信CNN。

Advertisements